摆渡“星星的孩子”

有一个从小双目失明的小男孩,懂事以后感到非常烦恼,认定这是老天在处罚他,这一辈子注定要在沮丧中度过了。后来一位教师开导他说:“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的青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那是因为上帝特别喜爱他的芬芳。”小男孩听后很受鼓舞,从此他把失明看作上帝的特殊钟爱,重新振作起来。

  “成功摘到月亮的小朋友可以得到老师们的星星奖励哦。”在浙江东阳市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堂“爸爸,我要月亮”美术公开课上,任教的金老师话一说完,听课的老师便拿着星星走过来,给表现好的学生给予奖励。原来,其他老师除了听课之外,还要承担助教的任务,负责给孩子当场评价。看到别的孩子都有了几颗属于自己的星星,豪豪也小声地说:“老师,给星星!”豪豪是一名自闭症孩子,平时都很沉默,想要什么一般不开口,而是直接拉着老师的手去拿。但是,在这节美术课上,他却勇敢地开口讲话了。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描述自闭症的孩子,将自闭症孩子称为星星上的孩子。因为自闭症最大的特点应该就是他有严重的沟通障碍,无法与平常人沟通,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迷幻着。

若干年后,这个小男孩成了德艺双馨的盲人推拿师。上帝听说了这件事,笑道:“我很喜欢这个美丽而睿智的比喻,但要声明一点:所谓缺陷是指生理上的,那些有道德缺陷的人是烂苹果,不是我咬的,是虫蛀的。”

  绘本《爸爸,我要月亮》讲的是小茉莉想跟月亮玩,请求爸爸帮她摘下来的故事,金老师把它带入了美术课堂。她一边翻页一边引领学生欣赏,孩子们在享受立体大折页的惊喜时,也能认识高高的梯子,了解月亮的圆缺变化等许多知识。教师充分利用绘本上的知识点,先让学生用两种蓝色画夜空,再画月亮,剪星星,一步一步地带领学生完成一幅完整的作品,让学生边欣赏边完成作品,同时也可以让学生感受到浓浓的父爱。特殊学生很喜欢这种融故事、绘画、手工为一体的美术课,连自闭症孩子也不例外。

自闭症,乞今为止人类依然无法找到其成因,更大的可能是与遗传有关。男孩子居多。主要表现为语言障碍、社会交往障碍、兴趣范围狭窄和刻板的行为模式、智能障碍。

我一直非常喜欢这个故事,特别是看到身有残疾的孩子,我很心疼,马上就会想起这个故事。记得以前在鲸园小学,有一个耳朵残缺的孩子很自卑,课间我就给他讲这个故事,鼓励他振作起来。

  自闭症孩子往往自我封闭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很少主动与人交流,他们是特殊学校里的特殊孩子,被称为“星星的孩子”。今年,该校就有20来名这样的孩子。如何对他们实施有效的教育教学活动,成了摆在特教老师面前的第一大难题。令人欣慰的是,很多自闭症学生却对美术课情有独钟。有的甚至喜欢用画画的方式与人交流。于是,这里的老师干脆从美术课入手,努力摆渡这些“星星的孩子”。作为美术专业老师,自然是责无旁贷。在当天的课堂里,金老师就特别关注天天、豪豪等自闭症孩子。

你可以称其为一种病,也可以称其为不是,因为他们只是与平常人有异,并不代表他不正常。也许在他们的内心感觉中,也会认为平常人不正常,他才是正常人。所以,我认为不应该用“治疗”这个词来干预他们,而是理解并接纳,给予一个包容的空间,帮助他们找寻到一个适合他们那类人生活的空间与方式。当然,这需要极大的耐心与爱心。

最近读了台湾着名作家兼导演林正盛的很独特的书——《一闪一闪亮晶晶》,书名源自孩子们耳熟能详的一首童谣中的句子。读完书我得知,原来自闭症孩子的父母都很讨厌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冠以自闭症的“帽子”,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就是一颗美丽的星星,只是在遥远的天边,很多人没有走近、没有看见而已。

  天天喜欢绘画,常常在画纸上表达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被学校老师爱称为“绘画小天才”。但是,就是这位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却患有重度自闭症,一不如意就乱发脾气。“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说起话来毫不留情。“天天太容易发火了,一生气就咬自己的手背,我们做家长的看着真是又难过又心疼,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讲这番话的正是天天的奶奶,为了方便照顾天天,她特意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幸好学校有天天喜欢的美术课,跟着老师画画,天天就会很开心。”有一次,报社记者来校采访。说起带孩子的苦楚,说起老师的付出,奶奶十分动情,几次眼眶发红,但是她都及时用手抹掉即将流出的眼泪。她那满脸皱纹的脸上,有倔强、有心酸,也有满足。

昨天,在福建双溪林正碌老师的圈里,看见了一段视频:一名二十一岁的男孩子谢兆麟在画画。林老师边录着视频,边与他妈妈在讲话。男孩子听了林老师与母校的对话后,以一种顺畅的话语告诉林老师:我同意林老师的观点!然后,男孩给林老师介绍了为什么自己喜欢吴莫愁,因为吴莫愁是自己心中的偶像,并介绍了吴莫愁是中国好声音的学员,第一季亚军,参加选秀活动是为了圆她爸爸的音乐梦想……介绍的过程中,谢兆麟绘声绘色、语言流畅、如数家珍,还辅之动作。介绍到吴莫愁的新专辑时,还边跳边唱了起来……边上的妈妈流下了泪……因为,谢兆麟并不是一名平常的孩子,他是一名自闭症孩子,一直只能生活在属于自己的星星世界中,无法与平常人流畅地沟通,也不愿与平常人沟通。至从到了双溪,在林老师的鼓励下,开始画画,便喜欢上了这里,并且开始开口讲述自己的内心的世界了。这种改变让人欣慰不已,尤如阴霾了许久的天,终于万里睛朗。

书中所记录的明沄、宇谦、志澄与柏毅这4个患轻重不一的自闭症的孩子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虽然他们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却各自拥有不同的潜能和天分,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努力和这个世界沟通,希望获得支持和认同。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就是画画。封面上那张温馨的麋鹿母子图就出自柏毅之手,色调和谐,画面饱满生动,充盈着暖暖的亲情。书的扉页中还有其他孩子的画,明沄能把10个数字组合排列成一幅灵动的画,色彩缤纷,别具一格,令人叹服。

  天天在画画的时候简直就是天使,他的画颜色和谐,细节丰富,既工整又不失童趣,是一个在艺术方面很有灵气的孩子。在“贴天梯”的环节,天天表现出极大的耐心,梯子之间的距离,他都丈量得非常均等,然后小心地涂上浆糊,仔细地粘贴。课后,他还画出了绘本中小猫、房子、高山等其他元素。老师在惊讶的同时,干脆趁热打铁,指导他画出更多自己生活中经历过的事物。通过几十天的努力,和他一起编画了一本讲述自己故事的绘本。拿着绘本,天天喜不自禁,一有机会就捧出来给老师们看,还头头是道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不知不觉中,天天成了一个爱说话的小男孩。经过几个学期的艺术学习,天天的言语、精细动作、认知能力和情绪控制等方面都提高了不少。在自由自在的绘画中,天天的情绪得到了很大的舒缓,现在,他不再像以前一样频繁地发火了,有时需要发泄的时候,天天也不会再咬自己的手背,而是用老师教他的串珠法。非常生气时,就用大红色,好一点了,串颗橘色,情绪一点一点平静下来,就逐步用黄色,最后串到绿色,表示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

更开心的是,在大家转发之下,林老师一天之内联系上了吴莫愁,圆了男孩想要把自己画的一幅画送给吴莫愁的梦想。

我更佩服用心走进这些自闭症孩子心灵深处的林正盛和他的女友韩淑华老师。韩老师为这些“小星星”们开了一个美术室,教他们画画。她用母亲般的胸怀宽容对待这些孩子怪异的表现,用自己的教育智慧来开发他们的艺术潜能,带他们去户外画画,一起玩游戏,那浓浓的爱心似一缕缕灿烂的阳光照进这些“蒙着灰尘的星星之心”,她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尊重生命的差异,用心感受生命别样的美丽。我也是名教师,我知道教师爱普通的孩子容易,但有时会不自觉地戴上有色眼镜来看待那些表现特殊的孩子。我更觉得韩老师太不容易了。

  平时,天天的美术教学内容以他的生活为主要素材,这给他带来了亲切感。例如用图片的形式来讲解生活中的手机、电视机、公交车等事物,之后再一边练习画画,一边了解功能。通过这样的尝试,一方面可以锻炼天天的生活自理能力,提高他的美术动手能力,另一方面可以让他认识到艺术美源于生活,学会用开放的眼光去搜寻周围的事物,发现生活中的真善美,并将他们记录下来。画完后,他会主动解读给他人听,这样同时也提高了他的沟通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

图片 1

书中记录了一个患自闭症的孩子,你若碰她一下,她就会竭斯底里地喊叫,其实就是因为她的触觉出了问题,轻轻碰的那一下对她来说就像海啸般凶猛;有的孩子则固执得厉害,只承认他接纳的事物,不能更改,就像俗语说的“一根筋”;有的孩子一哭起来能吼一两个小时,孩子的家长都感到无所适从。所以走到这些孩子中间来记录他们生活的林正盛一直没有刮胡子,就怕孩子们不再认识他。50岁的他是所有孩子的林大哥,和这些天生单纯、生命特别的孩子成了忘年交,这些孩子让他对生命有了新的了解。18个月的朝夕相处,让他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了这些孩子的生活,慢慢地走近他们的心灵,互动出美好的感情,用爱心和耐心找寻出了打开这些“星星”心门的钥匙。

  在特殊教育领域,美术不仅仅是一门单一的学科,还逐渐成了教学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教师往往需要美术这样的媒介来对自闭症儿童进行辅助教育。可以在教学中展示大量表现真、善、美元素的作品。通过一步一步地引领,一脚一脚地探索,让学生攀上属于自己的梦想之巅。

谢兆麟画的吴莫愁

那些“星星”的妈妈更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孩子,她们大都辞了工作,专心教育孩子,陪孩子上各种康复课,自己也通过培训班来学习如何帮助孩子成长。书中的《待孩子以他该有的模样》就是几个“星星”妈妈记录自己和孩子“磕磕绊绊”成长的心路历程,其中的艰辛令人掉泪。但她们却坦然接受自己这样特殊的孩子,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让我感叹母爱的伟大。我也是母亲,拥有一个正常的孩子,然而即使如此,孩子也让我时有心累的感觉,那有着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呢,不知道要累多少倍?教孩子学会系鞋带、拿汤匙这样简单的技能有时都需要几年的努力,更别说教孩子学说话、进行情感交流这样复杂的技能了。

正如林老师言:这是一个自闭症患者能说的话吗?他每一句话都懂得体谅别人,他是一个人格非常独立并伟大的人。他甚至是一个演讲天才,他的语言逻辑比我们还好,为什么?因为他在很真诚地表达。

身为教师,我们能否像书里的韩老师和林正盛一样尊重学生的差异,是小草就让他们蔓延绿意,是牡丹就欣赏他们美丽的花开。

林老师还说,任何生命在双溪画室都是平等的,这里对每一个人提供的都是平等的空间,只有在平等的空间里,那种自在的、平和的、被尊重的感觉才会被确认。在这种前提下,生命的光辉就会得于激发出来。

图片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