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奥克兰市民的会议游行

义务劳动 许卫国
在小城里生活的,不仅很多人知道义务劳动的名词,而且多人参加过义务劳动。这种劳动,学校里搞,机关里搞,居委会有时也搞。学校、机关经常搞,部队只要形势不紧张,也就是帝修反不来捣乱,他们随时都在义务劳动。能参加义务劳动是一种快乐,好像特殊待遇,别看你拿着钱劳动,感觉还没有这样好呢。
义务劳什么动?那一定是关乎大家的事,在小城主要就是爱国卫生运动。星期六下午是学校安排的义务劳动,老师说,下午带什么工具,到什么地方干什么,孩子就兴奋了,对于孩子们还不在于他们的思想觉悟有多高,只是课堂里时间长了,和在笼子里小鸟感受是一样的,出来飞飞总是高兴的。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上级指定的地方,除草的锄草,填水坑的填水坑,挖苍蝇蛹的挖苍蝇蛹,按劳累程度那是在课堂几倍,几十倍,可大多数孩子都干得热火朝天,争先恐后,满头大汗——这十二个字也成了他们后来写作文必用词语。事实就是如此,绝不是描写夸张。有一年,麦子生满了蚜虫,那时候城里人知道粮食是农民种的,没有农民他们连西北风也不能正常喝上,因为不可能天天刮西北风。于是城里组织了学生、机关干部、职员等等全部到乡下捉蚜虫。麦苗即将返青,大伙都小心翼翼把脚尽量站到空白的地方,不忍心踩坏麦苗,小心翼翼地从麦叶上抹下蚜虫。如果不把这些蚜虫及时除掉,麦苗连根都会消失,经过饥饿的人们见到麦苗如见到救星,见到恩人,虽说来劳动,吃自己的,喝自己的,白白为人家干活,大家想得通,全国人民是一家,何况咱们相距不到几里路,十几里路呢。农村饥荒,你城里也吃不饱啊,谁也离不开谁,鱼水之情,千真万确。后来上级派来丰收2号飞机喷洒六六六粉,虫是杀死了,后患也就从那时开始了。
机关干部在当时把劳动当做反修防修的必修课,其主要动机就是防止干部脱离群众,产生官僚主义,从而腐败变质,义务劳动真比什么教育都有用。劳动中可以看出谁娇气了,谁懒惰了,谁本色还在。说来也怪,不少犯罪的人后来都是因为好逸恶劳造成的。不少堕落犯罪干部在忏悔时也说自己从好逸恶劳开始,一步一步走向犯罪深渊。那些积极肯干,真干的干部,不仅劳动是模范,工作也是标兵,身体也是强健。久而久之,劳动光荣深入人心,义务劳动就是更高层次了,是共产主义思想了。
义务劳动的场面也很动人,那里总有多面红旗在猎猎飘扬,生动而亮丽,总有劳动的号子此起彼伏,激越而振奋,总有纯美动人的歌曲在传唱,人们相互竞赛,你追我赶,虽说都还是粗茶淡饭,基本温饱,但是那种精气神绝不是山珍海鲜,膏粱厚味能激发出来的。特别是子弟兵参加的义务劳动,那简直是玩命,大冬天挖河泥,穿个短裤就跳下去,砸冰,抽水,老百姓就拉着战士说,孩子,注意冻了。战士说,你看,连长都不怕,人家还在朝鲜战场受过伤呢。
后来当经常参加过义务劳动的那一代人,看到报纸上说,某地救人还要谈价钱,就知道新的时代开始了。自己跟不上形势了。
38 爱国卫生 《小城旧事》节选 许卫国
当乡村人还为听到卫生二字,更不理解卫生二字的含义,小城就开始整天叫喊卫生卫生,把会讲卫生二字为时髦,如同后人会说几句外语。还有什么卫生裤,卫生衣,卫生球,卫生间,卫生纸,卫生防疫站,不仅卫生成为流行语,卫生前面还总加个爱国卫生,这就不是闹着玩的了。把卫生与爱国联系到一起,可见卫生如此重要。之后,谁要是说你一句不讲卫生,不亚于骂你一顿。
爱国卫生在小城成为一种运动,一股潮流,小学生是运动的漩涡,每天孩子们上学,老师要孩子们把小手举起来看看洗没洗手,冬天,有时还要同学们把脖子伸出来,看是不是经常洗澡,那些经济条件不好的,懒惰的孩子就会缩着脖子,好像理解了枪打出头鸟的意思。课本上有你拍一,我拍一,早早睡觉,早早起,你拍二,我拍二,每天要带手绢儿……你拍九,我拍九,饭前便后要洗手……。每个星期,要搞一次爱国卫生运动,打苍蝇,灭蝇蛹,填水坑,有时还到郊外田里挖老鼠,这些简直就是娱乐活动,除了四害,还愉悦身心,孩子们都喜欢这些活动。
以前,农民并不认为苍蝇蚊子可怕,最多就是烦人,他们怕的是老虎豺狼,妖魔鬼怪,后来进了小城,一听宣传,才知道这苍蝇和蚊子很可能就是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派来的,它们的爪子、嘴上都有美国细菌,沾到人身上,就会红肿溃烂,就会抽筋吐血,所以,卫生还真是国家大事。小城个居委会主要工作在一段时期就是爱国卫生。那主任带几个随从,挨家检查,厨房到卧室,从地面到屋顶,一处不漏,最后贴上一块小纸片,红色的纸片上写清洁,黄色纸片上写较清洁,绿色则写不清洁。贴红色的当然高兴,贴绿色多有点没面子,那也没办法,那就得在下次把不卫生的地方改过来,你还不能随便撕掉,贴上去,撕下来都得咱居委会来办。这种效果确实很好,大门朝外,上面贴的什么颜色,路人一看明白这家如何如何,那时的人们荣誉感较强,很有自尊,一块绿纸片,很刺眼,看到眼都发绿,不像后来一些人,为了满足于自己的地位利益等等,家里老婆和自己全都被人绿化了,还觉得光彩照人,春意盎然呢。
当年小城似乎没有专门扫大街的专业人士,多是来自各单位,各团体自发解决卫生问题,他们不仅自扫门前“雪”,还兼顾全社会的卫生,经常开展义务劳动,使小城一直保持清新、亮丽,即便房子不算高大,不算崭新,但是看去都很清爽,悦目。一张废纸都送到了废品收购站。
当人们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联系在一起,而不是自私自利,什么事情就都好办了。知道爱国就是爱自己,而国家也不使平民百姓屡屡失望,那么,这该是多么强大的国家,多么可爱的国家,还有什么困难不可战胜?还有什么目标不能实现?
游行与集会 许卫国
小城一度时期,游行集会很频繁,它关系到的往往不是我们国内的事情,大多是国际上重大事情,游行集会有两个主题,不是支援,就是反对。支援的总是第三世界的阶级兄弟,他们受压迫,受剥削,受侵略,毛主席就不高兴,就见义勇为,我们小城就立即行动起来,不仅声援,而且以真金白银,大米洋面去支援;反对的总是美帝、苏修和各国反动派,他们只要张牙舞爪,为所欲为,我们就会立即旗帜鲜明的反对,我们的国家领导是如何具体反对的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小城的反对就是集会游行。
这些活动有三种形式,一种是集会,声讨美帝、苏修、反动派的罪行,领导讲明形势,各界代表义愤填膺的上去发言,最后表决心,狠抓革命,猛促生产,以实际行动回击帝、修、反的暴行。这样发言完毕,主持人总结一下,就散会了,第二种是只游行,不集会,第三种是集会以后再游行,这就是很大的事件了。集会的人在散会以后,很快排成四路或几路纵队,络绎前行,按大会指挥部的指定的路线,那一定是沿街人多的路线,前排高举标语,后边紧跟,出列的一人,声音洪亮,身材高大,那是带头呼口号的,选他,不仅是对其才能的认可,也是政治的合格。他一呼,就不是百应,而是千应,万应。
队伍缓缓而行,手臂不时地如森林突起,口号声排山倒海,惊吓高空麻雀,震动沿街建筑,沙沙掉土,队伍绕过小城主要街道一周,大伙还似不解气,指挥部宣布解散,这才沧海横流似得,人潮四溢。这阵势不要说国内坏分子看了心惊胆战,灰心丧气,不再搞破坏,复辟,就是美国鬼子看了也会知难而退的。
那一年,苏修侵犯我珍宝岛,打死打伤我边民和解放军数人,具有横扫一切害人虫,雄才大略的毛主席,大手一挥,自卫还击!小城立即响应,集会游行再次开始,这次上了档次,民兵一律荷枪实弹,前排肩扛迫击炮,机枪,后面的娃娃也扛起了红缨枪,那气氛,已经不是集会游行了,好似部队正在开赴前线。游行的人个个热血沸腾,个个怒火万丈,这时候,你说前面就是战场,没一个孬种会说,我们现在还不够强大,等强大了再说。
经常游行集会,也是示威,也是表态,更是凝聚人心,参加的受到熏陶,教育,看热闹的也会受到鼓舞,只要游行队伍过来,老百姓就知道帝国主义又干坏事了,劳动人民又受欺负了。七亿人民七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在中国,我们人民说了算。
说也奇怪,就在那非常年代,帝修反势力不能不说不强大,不得不佩服它们武器比我们的武器先进,而我们就是不惧怕,尽管它们龇牙咧嘴,舞枪弄棒,就是不敢贸然进犯。你就看这游行队伍吧,何况我们还有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军队!何况毛主席还活着。
那时游行集会大家都很激动,但是领呼口号的人不能太激动,必须头脑清晰,口齿清楚。小城一人领呼口号时,把反革命分子张清错喊成江青,因实属无意,且很多人也没注意,又且他根红苗正,领导背后批评一通了事。
集会游行是表达国策民意的一种很好的形式,是充分发动群众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后来,也许人民群众不重要了,人民群众也没有力量了,也不需要这种力量了,游行集会也就销声匿迹了。大家都到赌场、妓院、酒店、舞厅游行集会了。
图片 1

看罗马市民的集会游行

图片 2

这是我们亲临其景的场面,是难得一见的场面,也是我们“罗马假日”的有趣插曲。事情是这样的:

看了冯小刚的《芳华》想起了自己的芳华。生于灾荒,长于动乱的我们,童年少年虽奇葩,那也是芳华,歌里唱的,芳华是青春吐出来的。人只有一个芳华,和孩子一样,多糟也是自己的宝。

当我们在威尼斯广场游览时,不经意中,我抬头发现有几架警方的直升机在广场上空不断的盘旋。

长到一米高就跟着外婆去电影院看了一次刘少奇访问东南亚,从此我就认识刘主席了,报纸上、橱窗里都能认出刘主席来。没过多久,外婆跟我说:“出去千万别说刘主席了,隔壁老太太挂刘主席像被人差点打死了”。

我即告诉同在的游伴。大家猜想,空中盘旋警方的直升机,一定是有重大事项,或是有重要贵宾来访。

不说刘主席说林副主席。从幼儿园开始,每天要先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再祝他的老哥们儿林副主席身体健康。突然有一天不准祝了,林老哥往苏修那边跑了。后来知道的事就更可怕了,林老哥这一辈子心中只有一件事:杀毛主席。天啦,我从小就为毛主席捏把汗,他老人家身边坏人多好人少,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是抓不完,这是咋整的嘛?

过了一会儿,我们看到威尼斯广场周围有了警察小队。他们很随和,并不干涉游客游览和拍照。应该说,罗马的警察一身黑制服,挺精神,也很帅。

我们那时最坑爹的歌是“东风吹,战鼓擂……”,其中一句是“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好多同学都唱成“人民怕美帝了”,爹妈被约谈,写检查,典型坑爹。我倒没唱错,或者唱错了没人听见,但被吓坏了,从此烙下病根儿,至今我也搞不清人民和美帝谁怕谁!如果再唱这个歌,我建议打上“少儿不宜”的字样。当然,老头也别瞎唱,容易被绕进去。

又过了一会,几辆警车呼啸着开来。车上跳下大批警察。其中显然有当官的。有人猜是警察局长。我们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抓黑手党?”“该不会是游客中发生了什么?”也有人这么猜想。反正,看到旅游景点集聚了大批警察,头上又盘旋着警方的直升机,大家心里不免有些猜疑和紧张。

最烦人的课就是政治课,但也有开心的时候。有一学期,开学就讲毛主席如何表扬迟群和小谢,学期末迟群和小谢都被逮了,那学期的政治课不考了。都这么着不就好了吗?否则十次路线斗争得背出人命来。后来没得可斗的了,连孔老二,梁山好汉都被揪出来了,如果领袖再有点时间,估计《聊斋》里面的鬼,《红楼梦》里的妇女一个都跑不了,刘姥姥肯定会成为大观园革命委员会主任,板儿成干部子弟。学校让批孔老二,
这老二咱不熟啊,他写的东西我们看不懂,我们学的吓死他,翻越夹金山,飞夺泸定桥,小英雄雨来,雪山雄鹰,老队长王国福。。。。。。我们和老孔学问不对称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