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姨母》前言

一九三二年,这是琼崖革命斗争进入最艰苦最严峻的时期,红军主力从母瑞山突围,被国民党陈汉光匪徒层层包围堵击。红军师长王文宇被捕就义,政委冯国卿在突围战斗中不幸光荣牺牲。红军主力部队的重大损失,冯白驹十分伤心难过。

昌城后坡村,座落在演丰乡。其东靠大海,南靠东线主要公路干线,西靠近府城、海口,北靠山,在战略上能攻能退,一向是兵家必争之地。

图片 1

陈汉光把我军主力部队消灭后,了解到我琼崖特委领导机关全部躲藏在母瑞山上,他回过头来采取更加恶毒的办法,妄图一举消灭我特委领导机关在山上。于是,将山上的居民赶走,茅屋全部烧光,使山上居民与我特委领导机关没有吃与住。然后,派兵对母瑞山四周进行包围封锁,使山上与山下断绝了关系,失去了联系。

后坡村有十多户人家,是我党从事革命活动的根据地。这里的群众,思想进步,拥护革命,所以,我琼崖特委领导同志常常在这里踫头召开秘密会议。

离开海南岛,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每当我听到《海南岛,我美丽故乡》这歌声时,那优美柔扬、激昂雄伟的旋律,又把我带回到那美丽可爱的家乡—海南岛。

冯白驹与琼崖特委机关二十多人,由于敌人的层层封锁,与山下人民群众隔绝了联系。一向依靠人民群众支持,与群众如鱼水关系的我琼崖特委所领导的革命武装斗争队伍,这时,没有吃,没有住,饥饿、疾病与残酷无情的环境,严重地威胁着他们的生存。他们过着吃树皮、草根、野菜,香蕉叶当被子的人类原始生活。

一九三五年,战争的摧残,本来人畜兴旺的后坡村,这时,它显得十分萧条与凄凉。全村有近三分之一的男人都逃往南洋谋生去了。

海南岛有三万四千多平方公里,生活着汉、黎、苗、回族七百多万勤劳勇敢的同胞。当我踏上这一片日夜使我眷恋的热土时,那巍峨的五指山,滔滔的南渡江,又向我诉说起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为了冲破革命斗争处于低潮的恶劣环境,恢复大规模的革命武装斗争,作为中共琼崖特委书记的冯白驹认识到,革命武装斗争离开了人民群众,犹如鱼离开了水一样就会失败。于是,一九三三年二月,冯白驹率领山上剩余人员二十五位红军战士,在母瑞山上与国民党反动匪军坚持了八个月的顽强斗争,粉碎了敌人无数次反复围剿后,在一天黄昏时分,终于突围下山。

在家的女人,有些靠种田持家,有些靠织网度日,生活过得也是相当的贫苦。不过,后坡村近海边,有靠海吃海的优势,不去南洋谋生的男人,绝大多数都出海捕鱼来维持生活。而没有出海的男人,有些参加了我党革命活动。所以,后坡村人们称为红色村。这里的人,日子过得比云龙乡仠云村强一些。

当我登上那高高的五指山峰上,那面琼崖人民武装斗争二十三年不倒的红旗,仿佛就展现在我的眼前迎风飘扬。在这面旗帜下,使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琼崖英雄儿女前赴后继,流血牺牲,为琼崖的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的宝贵生命。他们是一批值得我们后来人崇敬与歌颂的人。

冯白驹所率领的尚存下的二十五位红军战士,作为琼崖的革命火种,下山后,将这些革命火种分散到琼崖全岛各县去,发动群众重新点燃起革命烈火。

苏明刚到表姐家时,表姐安排她在家带五岁的表舅阿淑。有时,她还为表姐放牛,或者拿起锄头下地与表姐一起劳动,后来,她又在家中跟着表姐学习织网……

苏明大姐,就是这一批人中杰出的女豪杰之一,是值得我们赞颂的一位女老红军。苏明大姐十三岁就失去了双亲成为孤女。十四岁,她逃到了琼山县演丰乡后坡村,投靠表姐美向姩生活。在表姐的启发下,一九三五年春,当她十五岁时,就参加了我地下党交通工作。她住在表姐家期间,有机会认识了表哥冯白驹。在表哥的引导教育下,这位被当时是琼崖特委书记的冯白驹称为“姨母”的苏明,一九三七年五月十五日,在“七七事变”之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九年参加了琼崖抗日民主独立队,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的斗争中去。

经过两年的时间,这些革命烈火越燃越旺,琼崖革命斗争重新得到了蓬勃发展。

表姐美向姩二十五岁,是一位思想坚定,勇敢勤劳的农村妇女。她十八岁嫁到后坡村,十九岁生下阿淑,二十一岁时,因生活所迫,其丈夫与村里一些青年人去了南洋打工,至今,已有四年没音讯。几年来,她带着不满五岁的阿淑,靠耕种几斗田地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很清贫。

在六年多的抗战中,苏明跟随着表哥冯白驹南北转战,积极参加抗战斗争。一九四0年,琼崖国民党当局对我美合革命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妄图把我琼崖特委机关、总队部消灭在美合山上。我特委机关、总队部突围出去后,苏明由于脚腐烂严重,无法行动,便留在山上,与疾病斗,与敌人斗。坚持了六个月艰苦卓绝的斗争后,最后,她与第三批人员胜利突围出去,转移到琼文革命根据地。

随着琼崖革命斗争形势发展,苏明在表哥冯白驹、表姐美向姩的引导教育下,也渐渐成熟起来。经过我地下党员潘国昌、苏一土共同讨论决定,一九三五年九月,吸收苏明为我地下党交通员,协助潘国昌、苏一土等人传送情报工作。

美向姩的家靠近村庄北面,房屋坐落在山脚下,而且有一间房屋的后门还直通后山,能进能退,一旦发现敌情,就可以从后门直接逃脱上山。对此,冯白驹就选中这里作为琼崖特委活动据点。此外,为了掩护自己,不暴露身份,冯白驹与美向姩以兄妹相称,认作表妹。

在粉碎日寇的“大蚕食”“大扫荡”中,她冒着敌人刀枪弹雨来回着抢救伤员。深夜,她又不顾生命危险,与陈月美妈越过敌人的一道道封锁线,为伤员寻医找药,从而救活了一个又一个伤员,使他们重返抗战前线杀敌立功。

地下文通工作,是一项重要的情报工作,是关系到革命斗争成败的关键性的工作。组织上要求苏明做到,不变心不变节,一心为革命,一心为党。如何送情报?潘国昌对苏明说:“在送情报时,要看前看后,向左向右看,是否有敌人跟踪。要是遇上敌人,如果逃不掉的话,必须把情报吞吃下去,能愿牺牲自己,也决不能使党的情报落入敌人手中。”

经过两个月的劳动磨练观察,美向姩看到苏明能够吃苦耐劳,性格倔强,是一位聪明伶俐而且又听话的女孩子,于是,她利用织网坐在一起的机会,一边织网一边给苏明讲琼崖工农红军如何为琼崖受苦人民的解放与敌人英勇斗争的动人故事。渐渐地,苏明被冯白驹率领工农红军在母瑞山上吃树皮吃野菜坚持革命斗争的动人故事所感染,被智勇双全的琼崖女英雄刘秋菊的故事所激励。这个时候,苏明完全陶醉于那一个个动人故事之中……

在日、伪、顽三面夹攻的严重形势下,在儒万山根据地艰苦恶劣条件下,她与战士们一起吃树皮、野菜,坚持与敌人周旋斗争。由于水土不服,她常常拉肚子吐泻,至身体消瘦如柴。但是,在突围时,她仍然坚持扛着伤员撤退到汀迈县六芹山革命根据地。

苏明知道到送情报工作,是一项重要而且又很危险的工作,必须大胆与小心。她负责云龙至灵山、演丰一带的地下交通工作。

一天,潘国昌从云龙乡来到演丰乡后坡村美向姩家作客。料不到在美向姩家见到多日不见的表妹苏明,心里又惊又喜。

这就是苏明,一个农家出身的贫苦孤女,为琼崖的解放,出生入死干革命。在冯白驹教育引导下,她描绘出一幅幅令人敬佩的画面来。这位被冯白驹同志称为“姨母”的人,最后,从农家孤女成长为一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从讨饭的女孩成为一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军医。

一九三五年十月的一天傍晚,夜雾已降临,苏明接受从云龙乡仠云村急送情报到灵山乡仠创村的任务。头次单独送信,苏明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生怕踫上敌人,担心被敌人抓住。根据潘国昌、苏一土的布置,她肩上背着一个竹筐,手里拿着一个四爪,打扮成挖地薯的孩子为掩护,从一坵坡园走过一坵坡园往灵山乡仠创村走去。当走到离仠创村二里远时,突然,“啪啪”的一声,把她吓了一跳,冒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她握紧手中的小四爪,急忙躲到茅草丛的一边,睁起大眼睛,注意观察面前的动静。她用手摸了摸衣袋里的信,思想上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真的遇上敌人,马上就掏出信咬烂吞下肚里去。她透过朦胧的夜雾,静静地往前面不远处注视了一会,啊!面前的一切,使她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只黄猄正在坡园地里偷吃蕃薯,事情弄明白后,她才慢慢地从茅草丛中站了起来,继续往仠创村赶路。

潘国昌是云龙乡北戏村人,中共党员,他读了两年私塾学校,十九岁就在北戏村小学当管理员,以管理员身份作为掩护,从事我党地下交通工作。

解放后,这位一九三七年五月十五日入党的老红军,一位身经百战的老人,却为了这一应得的老红军荣誉问题,又坚持了八年“申诉”,而这一“申诉期”比“抗战期”还多了一年多时间。直到一九八八年,她以事实讨回了公道,享受到她应该享受的老红军待遇。

赶到仠创村已是伸手不见五指了。苏明借助着天上的星星发出的闪闪的光线,终于找到了村东边的那棵大榕树接头地点。

苏世养是云龙乡云山村人。也是中共党员,从事我党地下交通工作。每当打听到敌人的情报时,他们俩都要及时把情报送到演丰乡昌城后坡村美向姩家中。然后,由美向姩转交给我琼崖特委领导同志。

《红军姨母》描述了一位琼崖老红军的光荣一生,既体现了琼崖的老一辈革命者为琼崖人民的解放,为全国人民的解放,呕心沥血,献出自己最美好青春的高尚品质。同时,也表现出琼崖人民,是勤劳智慧的人民,是不愿遭受外来敌人欺辱的人民。她们热爱自己的故乡,用自己聪明才智与勤劳的汗水成年累月浇灌着这块美丽的土地。

这时,接头人黄世葵已在那里等待着。根据潘国昌的交代,苏明与黄世葵对上了联络暗号后,于是,她就把信件从内衣袋掏出来交给黄世葵。然后,她就急急地离开……

这天中午,潘国昌送信到美向姩家中,刚好踫上冯白驹同志,他看到冯白驹同志正在与美向姩、苏明一起吃蕃薯,冯白驹一边吃蕃薯一边给她们讲革命斗争形势。冯白驹看到苏明听得十分入迷,连蕃薯拿在手中都忘记了吃。对此,冯白驹就进一步启发地对苏明说:“要使我们有饭吃,有衣穿,有书读,男女平等,人民过上好日子,我们必须组织广大农民起来与敌人斗争,只有把敌人打垮赶走,我们才有好日子过,琼崖人民才彻底解放。”这位表哥(当时,由于斗争环境恶劣,冯白驹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在苏明面前总是以表哥相称)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故事,苏明听得像吃上了蜜糖,心里总觉得甜甜的。渐渐地,这位表哥讲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小苏明的心,在苏明幼小的心灵上产生起一股无可抗拒的欲望,暗暗下决心要像故事中的人物一样去生活,去为解放贫苦人民而斗争,为共产主义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

读了《红军姨母》一书,使我感觉到,海南的女性,不仅善良、勤劳、朴实,而且她们聪明、伶俐、贤慧。如今,海南岛已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大经济特区,在这一片热土上,多么需要象苏明大姐这样有理想有追求的女性,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大显身手,把海南岛建设成为一个椰林、槟榔园、橡胶林,到处生机勃勃,椰风海韵美不胜收的美丽富饶宝岛。

又一次,根据潘国昌交代,苏明接受新的任务,从云龙乡送信到仠创村。此次,不同的是,接头人不是黄世葵,而是仠创姩。

尽管苏明不了解这位表哥的情况,但是,她很爱听表哥讲的故事。在平时接触中,使她逐渐认识到,表哥会讲故事,知识丰富,头脑灵活,而且个子长得又高又大,很是威武,在自己的心目中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所以,表哥每一次一来到表姐家里,苏明都要拉着这位表哥的手,要求他讲革命斗争故事……

这部传记文学,其目的是通过《红军姨母》,以姨母一生中的光辉历程,教育后人,激励后人,让海南岛人民中呈现出更多的《红军姨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