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 保住

吴藩未叛时,尝谕将士:有独力能擒一虎者,优以廪禄,号“打虎将”。将中一人名保住,健捷如猱。邸中建高楼,梁木初架。住沿楼角而登,顷刻至颠,立脊檩上疾趋而行,凡三四返;已,乃踊身跃下,直立挺然。

聊斋志异: 保住。吴藩未叛时,尝谕将士:有独力能擒一虎者,优以廪禄,号“打虎将”。将中一人名保住,健捷如猱。邸中建高楼,梁木初架。住沿楼角而登,顷刻至颠,立脊檩上疾趋而行,凡三四返;已,乃踊身跃下,直立挺然。
  王有爱姬善琵琶,所御琵琶,以暖玉为牙柱,抱之一室生温,姬宝藏,非王手谕不出示人。一夕宴集,客请一观其异。王适惰,期以翼日。时住在侧,曰:“不奉王命,臣能取之。”王使人驰告府中,内外戒备,然后遣之。住逾十数重垣,始达姬院,见灯辉室中,而门扃锢,不得入。廊下有鹦鹉宿架上,住乃作猫子叫,既而学鹦鹉鸣,疾呼“猫来”。摆扑之声且急,闻姬云:“绿奴可急视,鹦鹉被扑杀矣!”住隐身喑处。俄一女子挑灯出,身甫离门,住已塞入。见姬守琵琶在几上,住携趋出。姬愕呼“寇至”,防者尽起。见住抱琵琶走,逐之不及,攒矢如雨。住跃登树上,墙下故有大槐三十余章,住穿树行杪,如鸟移枝。树尽登屋,屋尽登楼,飞奔殿阁,不啻翅翎,瞥然不知所在。客方饮,住抱琵琶飞落檐前,门扃如故,鸡犬无声。

《邪不压正》是姜文所有电影里,最没有野心、最直白的一部,比《一步之遥》好看,比《太阳照常升起》易懂,比《鬼子来了》更快意恩仇,但是,比其他作品都更平庸。

王有爱姬善琵琶,所御琵琶,以暖玉为牙柱,抱之一室生温,姬宝藏,非王手谕不出示人。一夕宴集,客请一观其异。王适惰,期以翼日。时住在侧,曰:“不奉王命,臣能取之。”王使人驰告府中,内外戒备,然后遣之。住逾十数重垣,始达姬院,见灯辉室中,而门扃锢,不得入。廊下有鹦鹉宿架上,住乃作猫子叫,既而学鹦鹉鸣,疾呼“猫来”。摆扑之声且急,闻姬云:“绿奴可急视,鹦鹉被扑杀矣!”住隐身喑处。俄一女子挑灯出,身甫离门,住已塞入。见姬守琵琶在几上,住携趋出。姬愕呼“寇至”,防者尽起。见住抱琵琶走,逐之不及,攒矢如雨。住跃登树上,墙下故有大槐三十余章,住穿树行杪,如鸟移枝。树尽登屋,屋尽登楼,飞奔殿阁,不啻翅翎,瞥然不知所在。客方饮,住抱琵琶飞落檐前,门扃如故,鸡犬无声。

尴尬的姜氏幽默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姜文、廖凡在饭局上讥讽爱写日记的蒋介石时,影院里响起了稀稀落落的笑声。“心里装得下大事的人是不写日记的”,大骂蒋介石,这种安全又粗糙的梗,固然可以赢得几个人叫好,难道所谓姜氏黑色幽默,就是“黑”在这种地方?

当姜文在剧里跟亨大夫说“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影院里有个男生笑得特别大声,更衬得这个老梗尴尬无比。姜文打磨剧本号称“讲究”,这种老梗可不像是“讲究”出来的东西。

当一群医生对着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一颗肾脏宣誓时,观众几乎都没什么反应。据电影里的医生说,这里供着的是一位名人被错割的肾脏。我猜,姜文这里想影射的是梁启超。1926年,梁启超因便血腰疼到协和医院诊治,被割除了右肾,却依然尿血不止,三年后就去世了。此后坊间都传是协和医院弄反了ⅹ光片,错把右肾给切了。无论事实如何,我看不出电影的这个笑点何在。

当电影最后,日本人根本一郎像个傻瓜一样,夹在决斗的师兄弟二人之间,被打来打去时,我仿佛闻到了抗日神剧的味道。这部电影里里,日本人都近乎滑稽的丑角一样。姜文导演虽然自称站着把钱给挣了,但实际上却以这种方式媚悦观众。

当廖凡在电影里反复追问,为什么日本人的印会盖在我女人的屁股上?观众几乎是礼貌性地笑了笑。从剪辑到台词风格,《邪不压正》几乎是重复、因袭了《让子弹飞》,但没能做得更好。王小波就擅长一本正经地论证呈现荒诞,比如在他的《黄金时代》里,队长说王二打瞎了他家母狗的左眼,总给他小鞋穿。王二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只有以下三个途径:

1.队长家不存在一只母狗;

2.该母狗天生没有左眼;

3.我是无手之人,不能持枪射击。

结果是三条一条也不成立,都不能证明王二自己无辜。姜文之前电影里用过类似的手法,其中的幽默感来自于某种反差:越是微不足道、越低俗,你讲述得越是一本正经、越严肃,就越荒谬,越好笑。这种反差,在《邪不压正》里看不到。相反只是让人感到沉闷无聊。如果硬要把“女人屁股上盖印”解读为,通过对女性身体占有的印记,以此嘲弄日本人来表达一种国家主权的宣示,那么,我觉得这就是一种韦小宝式的精神胜利法,一种床上的爱国主义。

片中唯一让我笑的很开心的桥段是,廖凡饰演的朱潜龙面对前来复仇的师弟,一脸无赖地说,你杀了我有什么用,要不我们还是诉诸法律?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

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