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徐霞客游记·滇游日记六

二十二1026日余初欲行,偶入府治观境图,出门,左有4,中贰儒冠者,问《图》、《志》,以有版可刷对。余辞以不能够待。已而曰:“有1刷而未钉者,在城外家中。”索钱四百,余予之过半。既又曰:“须候明晨乃得。”余不得已,姑候之。

10三十一日雨竟日不霁,峭寒砭biān。骨刺骨,惟闭户向火,不能够移一步也。

1016日从冷泉庵晨起,令顾仆同妙乐觅驼骑,期以今日行。余亟饭,出南门,策骑为天姥游,盖以骑去,始能往返也。北二里,由演武场后西南下,约一里,渡1沟,西北个中川行。伍里,过荷池。又北壹里,过1沟。又西南三里,则大溪自东曲而西流,北涉之。4里,盘西江西突之嘴,其嘴东突,而大溪上流,亦西来逼之,路盘崖而北,是为蒙化、天姥适中处。又北贰里,过西山之湾,又北2里,再盘一东突之嘴。又过西湾叁里,其东突之嘴越来越长。逾其坳而北,有岐西向入峡,其峡湾环西入,内为土司左氏之世居。天姥道由坳北截范县之口,直度北去。约三里,又盘其东突之嘴,于是居庐连络,始望见天姥寺在北坞之半回腋间,其山皆自西清华学山条分东下之回冈也。

闻8景中有“北溪寒洞”在南门外北山以下,北溪水所从出也,因独步往探之。遍询大老粗,莫有识者,遂还。步城内后街,入儒学城隍诸庙。早上还寓作记。是日晴而有风。城中百货店,与江苏府相似。卖栗者,以火炙而卖之。

翠峰山,在柳州西北,交水西南,各三十里,在马龙西四10里,秀拔为在那之中之冠。

又叁里,有一圆阜当盘湾之中,如珠在盘,而路萦其前。又北三里,循坡西北上,一里而及山门,是为天姥崖,而实无崖也。其寺东向,殿宇在北,僧房在南。山门内有古坊,曰“云隐寺”。按《一统志》,巄屽图山在城东南三10五里,蒙氏龙伽独自哀牢将其子细奴逻居其上,筑巄屽图城,自立为奇王,号蒙舍诏,今上有佛陀及云隐寺。始知天姥崖即云隐寺,而其山实名巄屽图也。其佛陀在寺北回冈上,殿宇昔极整丽,盖土司家所为,今不免寥落矣。时日已中午,亟饭而归。渡大溪,抵荷池已昏黑矣。入城,妙乐正篝灯相待,乃饭而卧。

1二23日晨起,往索《志》。其人初谓贰本,既而以未钉者来,止得上册,而仍少其半。

朝阳庵则刘九庵大师所开建者。

二十二日妙乐以乳线赠余。余以俞禹锡诗扇,更作诗赠之。驼骑至,即饭而别,妙乐送出西门。仍②里,过练武场东。又北循东麓一里,有岐分为贰:一贯北随大坞者。为抚顺、下关道;一东向入峡逾山者,为迷渡、洱海道。乃从迷渡者东向上。5里,涉西下之涧,于是上跻坡。贰里,得坪,有数家在坪北,曰阿儿村。

余略观之,知其不全,考所谓阿交欢溪之下流,所载亦正与《一统志》同,惟新扩大所谓凤梧山、双鬼门关之类而已。乃畀还之,索其原价。遂饭而行。

碑言师名明元,本山西太康人,曾中甲科,为侍御,嘉靖乙酉驻锡翠峰。万历庚戌有征播之役,军门陈用宾过此,感教师道德行,为建此庵。后师入涅槃,陈军门命以儒礼葬于庵之东原。大老粗言:刘侍御出巡,案置二桃,为鼠所窃。刘窥见之,佯试门子曰:“汝何窃桃?”门子不承。吓之曰:“此处岂复有客人,而汝不承。吾将刑之。”门子惧刑,遂妄承之。问:“核何在?”门子复取他核以自诬。刘曰:“天下事枉者多矣!”乃弃官薙tì发于此。

更蹑坡直上伍里,登坡头,平行冈脊而南度之。此脊由南峰北度而下者,其东与大山夹为坑,北下西转而入大川,其西则平坠川南,从其上鸟瞰蒙城,如1瓯脱边境上远眺的土屋也。又北倚坡再东上叁里,有3四家当脊而居,是为沙滩哨。脊上有新建小庵,颇洁。又蹑脊东上二里,盘崖北转,忽北峡骈峙,路穿在那之中,即北来东度而南转之脊也,是为龙庆关。

出北门,即上西山,峻甚。5里,逶迤蹑其顶,则犹非大龙之脊也。其脊尚隔1坞,西南自果马山环界而北,乃东度而为月狐,从其北度之坳,又南走1支。横障于东,即此山也。

黄冈者,本唐之曲州、靖州也,合其地置府,而名亦因之。

透峡,即随峡东坠,石骨嶙峋。

《志》称为隐毒山,谓山下有泉为隐毒泉。

沾番禺土知州安边者,旧土官安远之弟,兄终而弟及者也。与山西乌撒府土官安孝良接壤,而复同宗。水罗利邦彦之叛,孝良与之同逆。

半里,稍平。是脊北自拉萨岭南下,东挟白崖、迷渡之水,为礼社江,南由洛南县东而下阿克苏河;西界蒙化甸头之水,为漯河,南由长安区西而下澜沧,乃景东、威远、镇沅宣城未曾流入喀什噶尔河,此为徐霞客引明《1统志》所致诸郡州之脉所由度者也。东向下者肆里余,有数家居峡中,是为石佛哨,乃饭。

盖是山之西,与老龙夹而中洼,内成海子,较孟加拉湾子颇长而深;是山之东,有泉二派,一出于北,今名叫北溪。

未几死,其长子安奇爵袭乌撒之职,次子安奇禄则土舍也。军门谢命沾益安边往谕水西,邦彦扣留之。

又三里,有3四家在北坡,曰新竹哨。于是曲折行峡中,随水而出,或东或北。

一出于南,而是山实南北俱属于大脊焉。由其西向西北下,二里抵坞中,有小坑潴污流,不甚大也。

当事人即命奇禄代署州事,并以上闻。

不贰里,辄与峡俱转,而皆在水左。

西陟坞一里半,草房数间,倚南坡上,为黑土坡哨。前有岐,东北由坞中行,为潘、金、魏所道;东南上坡为正道。余乃陟坡一里,复南逾其冈,冈头多眢井中陷,草莽翳之,或有闻水声潺潺者。越冈南行二里余,乃下坡。遂与西海子遇;其水澄碧深泓,直漱东山之麓。路既西接水湄,遂东折而循山麓行。

后水西出安边,奉旨仍掌沾益,奇禄不得已,还其位;而奇禄有乌撒之援,安边势孤莫助,拥虚名而已。然边实忠顺,而奇禄狡滑,能结当道欢。二零一九年八月,何天衢命把总罗彩以兵助守沾益,彩竟乘机杀边,并挈其资2千金去。或曰:彩受当道意指,皆为奇禄地也。奇禄遂复专州事,当道俱翕然从之。独总府沐曰:“边虽上司,亦世臣也,况受特命,岂可杀之而不问?”故现今11月间,沾益复杌梩wùniè不安不安,为未定之局云。

如是十里,再北转,始望见峡口东达川中,峡中小室累累,各就水次,其瓦俱白,乃磨室也,以水路运输机,磨麦为面,甚洁白,乃知迷渡川中,饶稻更饶麦也。又2里,度桥,由溪右出峡口,随山南转半里,乃东向截川而行。其川甚平拓,北有崇山屏立,即白崖站也,西南有攒峰横亘而南。即乌海岭南度之脊也。两高之间,有坳在西南,即为酒泉岭。逾岭而西,为下关道,从坳北转,为赵州道。余不得假道于彼,而仅1涉礼社上流,揽迷渡风景,皆驼骑累之也。东行平堤3里,有围墙当路,左踞川中,方整而甚遥,中无巨室,乃景东卫贮粮之所,是曰新城。半里,其墙东尽,复行堤上3里,有碑亭在路右,乃安顺倅cuì副职王君署事景东,而卫人立于此者。又东半里,有溪自北而南,架木桥于上,水与溪形俱相当小,此即礼社之源,自白崖百色岭来,南注定边,下柳江,合马龙,为金陵河,下中国莲滩者也。时川中方苦旱,故水若衣带。从此望之,川形如犁尖,北拓而南敛,东西两界山,亦北高而南伏,盖定边、景东通道,皆由此而南去。又东半里,入迷渡之南门。其墙不比新城之整,而居庐甚盛,是为古村,有巡司居之。其地乃赵州、洱海、云永定区、蒙化分界,而景东之屯亦在焉。买米于城。出南门,随墙东转1里,有支峰自西北绕而北,有小佛塔在其上。盘其嘴入东坞中,又壹里,其中又成一小壑,曰海子。有倚山北向而居民,遂投之宿。

南向贰里,见其水汪汪北转,环所逾眢井之冈,南抵海冈,东逼山麓,而北隔所聚焉。盖惟东北2面,大脊环抱,可因泉为田,而三所屯托之,所谓潘所、金所、魏所也。

晚上饭后,伺雨稍息,遂从朝阳右登上顶峰。西上半里。右瞰峡中,护国寺下嵌穽口,左瞻冈上,八角庵上踞朝阳右胁。

1二三十日平明,饭而行。又东1里,入峡,其中又成一小壑。贰里,随壑北转,渐上坡。再上再平,3里,逾岭头,遵冈北行。又3里,有村在西坡腋间,为酒药村。又北循坡行,其坡皆自东而西向下者,条冈缕缕,有小水界之,皆西出迷渡者。

乃土官3姓。

西眺可是之下,护国后箐之上,又有一庵,前临危箐,后倚峭峰,有护国之幽而无其逼,有朝阳之垲kǎi地势高而土质干燥而无其孤,为在那之中正地,是为King Long庵。时霏雨复来,俱当岐而过,先上绝顶。又西半里逾北岭,望见后数里外,复一峰高峙,上亦有庵,曰盘龙庵,与翠峰东西骈峙;有水夹北坞而下,即新桥石幢河之源也。于是南向攀岭脊而登,过一虚堂,额曰:“恍入九天。”又南上,共半里而入翠和宫,则此山之绝顶也。

再下再上约10里,有卖浆者庐冈头,曰商旅,有村在东山下,曰酒馆村。又北逾一冈,二里,坡西于是有山,与东坡夹而成峡,其小流南下而西注迷渡。路乃从峡中溯之北,贰里余,转而东南上,2里余,陟而逾其坳。此乌龙坝南来大脊,至此东度两转,而峙为水目者也。脊颇平坦,南虽屡升降坡间,而上实非常的少,北下则平如兜,不知其为南龙大脊。

叁所在海子西,与余所循山麓,隔水相望。是水一名清海子,1谓之车湖,水濒山麓,清澈可爱,然涸时中有浅处,可径而南也。

翠峰为黄冈名峰,而不著于《统志》。如阆木之在东山,与此隔海子遥对,然东山虽大,而非正脉,而此峰则为两江鼻祖。

余自七月拾三从鹤庆度大脊而西,盘旋东北者半载余,乃复度此脊北返,计离乡三载,陟大脊而东西度之,不啻如织矣!

今诸山冈支瞰其间,湖水纡折回抱,不啻数十里。

余初见西坞与回龙夹北之水,犹东下新桥,而朝阳、护国及是峰东麓之水,又俱注白石,疑是峰犹非正脊;及登上顶峰而后知正南下坠之峡,则南由响水坳西,独西下马龙出寻甸矣,始信是顶为3面水分之界。东南二面俱入南盘,南面入北盘。其脉南自响水坳西,平度而峙为此峰,即西度盘龙。其水遂南北异流,南者从西转北,北者从东转南。两盘之驰骋,其源实分于此云。

脊北平下半里,即北大洞,倚西江苏向。再入之,其内黄潦盈潴,及于洞口。余二零一八年十八月十八日,当雨后,洞底虽泞,而水不外盈,能够深深;兹方苦旱,而水当洞门,即外台亦不可能及,其内门俱垂垂浸水中,止此穿一隙,其上亦透重光,不及内顶之崇深也。

《1统志》谓四围皆山者是;谓周广4里,则不断焉,想从其涸时言也。又南1里,东逾壹瞰水之冈,又陟漱水之坡,南向1里,海子南尽,遂西北逾冈而行。冈不甚峻,而横界于事物两界之间,皆广坡漫衍。由其上南行4里,稍南下,忽闻水声,已有溪流自冈伊川坠沟而南矣。有数家在西山下,曰花箐哨。始知其冈自西界老脊度脉,而东峙为东界,北走而连属于凤梧之西坳,是为隐毒山,中环大洼,而清海子潴焉;南走绵耸于河口之北崖,是为尧林山,前挟交溪,而果马水入焉。不陟此冈,不知此脉乃由此也。于是随水南行,皆两界中之坂陇,或涉西委之水,或逾西垂之坡,升降俱不甚高深,而土衍不可能受水,皆不成畦。然东山绵延而不峻,西山崇列而最雄,路稍近东山,而水悉溯西山而南焉,则花箐诸流之下泄于果马溪者,又杨林之源矣。南行二拾伍里,始有村庄,曰羊街子,其西界山至是始开峡,重峦两叠,凑列中有悬箐焉。因此而入。是为果渡木朗,乃寻甸走武定之间道。盖西界大山,北向一支,自西南横列东南,起嶂最高,如重盖上拥;南向一支,亦自西北横列西北,排峦稍杀,如外幔斜骞,虽北高南下,而其脉实自南而北叠,而中悬1箐为丛薄,为中通之隙焉,是曰果马山;而南北之水通过分矣。羊街子居庐颇聚。又有牛街子,在果马溪西厦高校山下,与羊街子皆夹水之市,皆木密所分屯于此者。盖花箐而南,至此始傍水为塍耳。时方早上,问前途宿所,必狗街子,去此尚三10里。恐行无法及,途人皆劝止,遂停憩逆旅,草记数则。薄暮,雨意忽动,中夜闻潺潺声。

翠和顶高风峭,两老僧闭门煨火,四顾雾幕峰弥,略瞰大约。由南坞西下,为寻甸间道,余拟后天从之而去者。遂西南下,由灵官庙东转,半里入King Long庵。庵颇整洁,庭中菊数10本,披霜含雨,幽景凄绝。

稍转而北,其上窦即乌黑而穷,其下门俱为水没,无从入中洞也。此洞昔以无炬无法深入,然犹践泞数10丈,披个中最为之扃,兹以张望门而止,不知她日归途经此,得穷其蕴藏否也。

十四日晨起,饭后,雨势不仅仅,西风酿寒殊甚。

是庵为青海老僧天则所建,前日则入省主地藏寺,而其徒允哲主之。

出洞,北行半里,逾岭即西向白崖大道,仍舍之而北。

待久之,不得已而行。但平坡漫陇,界东西两界中,路从中而南,云气充寒,两山漫不可知,而寒风从后拥雨而来,伞不能够支,寒砭风刺,两臂僵冻,痛不可忍。拾里,稍南下,有流自东注于西,始得夹路田畦,盖羊街虽有田畦,以溪傍西山,田与路犹东西各别耳。渡溪南,复上坡,贰里,有村庄颇盛,在路右,曰间易屯。又北1里半,南冈东自尧林山直界而西,西抵果马南山麓,与果半袖溪相对,中止留1隙,纵果马溪南去;溪岸之东山,阻溪无法前,遂北转溯流作环臂状。又有村庄倚所环臂中,东与行动相向,询之没文化的人,曰果马村。从此遂上南冈,平行冈岭贰里,是为寻甸、江苏之界。

肃客恭敬地推荐客人具斋,瞑雨渐合。遂复半里,东还朝阳。欲下护国看大乘师,雨滑不可能,瞰之而过。

2里,有池一方,在西坡下,其西北崖石嶙峋,亦龙潭也。又北1里,过壹村聚,村北路右有墙1围,为杨土县之宅。又北1里,即洱海卫城东北隅。从西城外行半里,过西门,余昔所投宿处也。又随城而北半里,转东半里,抵西门外,乃觅店而饭。先是余从路上,见牧童手持一鸡葼,甚巨而鲜洁,时鸡葼已不合时宜,盖最终者独出而大也。余市之,至是瀹汤为饭,甚适。

盖其岭虽不甚崇,自南界横亘直凑西峰,约十余里,横若门阈,平若堵墙,北属寻甸,南属嵩明,因此脊分焉。稍南,路左峰顶有庵贰重,在松影中,时雨急风寒,急趋就之。前门南向,闭莫可入。从西边门入,①老僧从东庑下煨摚褪獠晃瘛@穹鸪觯ブ粻g下僧,号德闻。出留就火。

1030日达旦雨止,而云气叆叇àidài形容云气很浓,余复止不行。日当午献影,余遂乘兴往看大乘。大乘复固留。时天色忽霁,余欲行而度比不上,姑期之晚过,为今日早行计。

洱海往鸡山道,在九鼎、梁王2山间,余昔所经者,骑夫以家在荞甸,故强余迂此。盖洱海卫所环之坞甚大,西倚大脊崇冈,东面东山对列,西南汇为黄龙海子,破峡而绕小山西驿为大西洋蓝鳕,其南即北大洞前所逾南坳。其北即瀹王江西下之支,平伏而横接东山者,自洱海北望,感到水从此泄,而不知反为上流。余亦欲经此验之,于是北行田塍间,西瞻九鼎道,登缘坡,在隔涧之外数里也。6里,抵梁王广西支之南,有寺在其西腋,南向临川,曰般若寺。

薪无法燃,遍觅枯槎焙之,就炙湿衣,体始恢复生机;煨栗瀹茶,肠始回温。余更以所携饭乘沸茶食之,已午过矣。

乃复上顶,环眺四围,远峰俱出,始晰是山之脉,但事物横列,而脉从中度,屡伏屡起,非直亘之脊也。惟翠峰与盘龙2峰,乃东西并夹。而翠峰之南,响水坳之支横列东下,而结为呼和浩特;盘龙之西,又南曲壹支,始东下而结为交水,又迈出而北,始东汇炎方之水,又北始转度沾益之南坞焉。从峰东下,又还过八角庵,仍返餐于朝阳。

路乃东向逾冈,1里余,有村庐倚西山而居,曰品甸。由其东一里余,再北上坡,乃1堤也。堤西南山回壑抱,东北积水为海,于时久早,半已涸矣。从堤而东半里,壹庙倚堤而北悬海中,为龙王祠。

零雨渐收,遂向北坡降。三里,抵坡下,即东华街道分部海子之西坞也。其处遥山大开,西界即嵩明后诸老龙之脊,东界即罗峰公馆后分支,为翠峰祖脊,相对夹成大壑,海子中汇焉;其南杜泽镇所城当锁钥,其北尧林山扼河口。

为总持所留,不得入护国。

又东半里转北,堤始尽。复逾东突之坡,壹里,复见西腋尚蟠湖泊支流。平行岭脊,又北三里,则东峡下坠,遥接东山,腋中有水富含,则周官些海子也。其北则平冈东度,而属于东山,此海实黄龙海子之源矣。梁王之脉,因此东度,不特南环为洱城东山,即荞甸北宾川东北学院山崇窿,为铁索箐、红石崖者,皆此脊绕荞甸东而磅礴之。

商洛为坦途所经,海西为嵩明所履,但其处竹树渐密,反不遑远眺。大道东北去,乃狗街子道;岐路直南去,为入州道。余时闻有南京僧,在狗街子州城大道之中,地名大学一年级半村者,欲往参之,然后入州。乃从岐道下竹坑间行,一里,有大溪自西南环而东注,即果马溪之循西山出峡,至是放而东转者。

是日以宿州、嵩明2处求兆于翠和灵签,清远得“贵妃接引喜更新”,嵩明得“枯木逢春欲放花”。皆吉兆也。午晴后,窃计前日可早行,既暮而雨复合。

余夙闻洱城北有米甸、禾甸、荞甸之名,且知西藏子水经小湖北随川北转,经胭脂坝,合禾、米诸甸水而北入金沙,意此脊之北,荞甸水亦东南流。

横木梁跨石洑上,洑凡三砥,木3跨而达涯之西,其水盖与新桥石幢河相伯仲者也。既度,即平畴遥达,村落环错,西北直行,6里而抵州。由塍中东北向,遵小径行二里,过小2/四村。

二十四日阻雨。

从那之后乃知其独西北出宾川昔,始晤此脊自山南度为C山而尽于小辽宁,北界于荞甸之东,耸宾川东山而尽C于红石崖金沙江岸,脊北盘壑是为荞甸,与禾、米贰甸名虽鼎列,而水则分流焉。从岭上转东南一里,随北坞下,3里而至坞底。直北开一坞,其北崇山横跨,即斜骞于宾川之东而雄峙者;西界大山,即梁王山北下之支;东界大山,即周官些北冈东度之脊,所转北而一向横亘崇山者。

又1里,有坦途自西南走西北,是为狗街子入州之道,道之北即为大学一年级半村,道之南即为玉皇阁。入访格Russ哥师,已暂栖州城某寺。

4日雨复达旦。壹驻朝阳者数日,而总持又不行住,久扰殊为不安,雨竟日复102十一日。饭后欲别而行,总持谓雨且复至。已而果然。已复中霁,既乃大注,倾盆倒峡,更甚于昨。

从岭上观之,东西界仅与脊平,至此而岩岩直上,其所下深也。坞中村庐累落,即所谓荞甸。度东南峡所出涧,稍北上坡,又一里而止于骑夫家。早晨热甚,竟宿不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