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草书原文[施宜生古诗]

割少诙谐语,分均宰制功。灵只依古树,醉叟泥村童。万里开耕稼,三时顺雨风。行春从此乐,著意酒杯中。——金朝·施宜生《社日》

山谷草书

金朝:施宜生

邵武人,原名达,字明望。徽宗政和四年擢第,授颍州教授。钦宗靖康元年走江南。以罪北逃事伪齐。齐废归金,累迁翰林侍讲学士。金完颜亮正隆四年使宋贺正旦,以隐语“今日北风甚劲”及“笔来”暗示金将南侵。使还,其副使告发,被烹死。

施宜生

暇日肩舆上翠微,烟光峦气湿人衣。桃花片片随流去,岩漏泠泠作雨飞。丹井稚川成药处,双峰滕子读书基。观音阁上清风爽,拟我诸公吟未归。——宋代·施梓人《葛稚川炼丹室》

葛稚川炼丹室

南明人物尽清贤,不是风流即放言。三百年间却堪笑,绝无人可定中原——宋代·石延年《南朝》

南朝

白头长是醉,湖海不知年。活业惟耕网,全家祇住船。荷花同鹭宿,杨柳得鱼穿。一笛吹明月,朱门谩管弦。——宋代·史卫卿《渔父》

渔父

宋代:史卫卿

白头长是醉,湖海不知年。活业惟耕网,全家祇住船。荷花同鹭宿,杨柳得鱼穿。一笛吹明月,朱门谩管弦。1

屈子沉江竟。自当时、香烟未绝,几番衰盛。一脉相沿唐与宋,闻道风骚各领。千载下、人天都病。瓦釜雷鸣聒耳久,算晴窗祗作长宵暝。残劫里,醉还醒。今来岂是寻幽胜。矢初衷、绵丝续缕,此心堪凭。万仞峨眉青未了,但许山灵为證。凝涕处、孤怀耿耿。把酒相看无尽意,喜吟旌戮力同持定。云海畔,望金顶。——近现代·王蛰堪《贺新郎
庚寅初冬持社成立诸侣盟于峨眉之巅感而赋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