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电视台初创时期的故事(十五)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161>

一座电视台初创时期的故事(十八)

沉痛悼念才立言同志

–为纪念吉林电视台成立五是周年而作

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

庆3-15

十八. 故事集锦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179>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179>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179>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179>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179>
  1948年长春解放,才立言同志就参加长春新华广播电台的工作。他自始至终以台为家,我最初的印象是,星期天总能在电台,看到他的身影。他对长春新华广播电台、长春人民广播电台、吉林人民广播电台、吉林电视台,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座电视台初创时期的故事(十五)

在这一篇里讲几个故事,其中有的是对前面情节的补充,甚至是比较重要的补充。
一. 电视台的三件新事:
(1) 串连单 
它相当于广播电台的节目单。不同的是它不只记载各个节目时间和节目名称,还注明每项节目的播出形式、场区、摄像机的机号,配乐的起始点与终止点等等。每次播出由值班导演写出串连单,打印若干份,分发给每位参加播出的人员。
(2) 播前会 
这是广播电台所没有的。由于电视播出工种繁多。需要大家密切配合步调一致地工作。每次播出前大约一小时,全体参加播出人员必须到场,参加播前会。播前会由这次播出的值班导演主持。宣读串连单,并做一些重点说明。有时对串连单作必要的修改,直到到场人员没有疑义立即散会,开始播出前的最后准备工作。播前会一般都开得很短。
(3) 播后会 
在我主持长春电视台工作期间,一直坚持每次播出后开播后会的制度。每一次播出后一定要检查这次播出工作。表扬好的,检查差错和事故。对这次节目中的特殊的艺术处理,往往要做详细的讨论和总结。肯定比较成功的做法,吸取其中的教训。
有时技术人员也参加播后会。除检查播出技术方面的问题外,他们往往以观众的身份提出意见和问题。大家都以对工作负责的精神,认真发表意见或主动承担责任。其中不乏批评和自我批评。有时也为一个问题争论得面红耳赤。有的播后会开很长,直到午夜十二点钟左右。大家讨论得十分热烈,但从来没有因为不同意见,而影响同志之间的友情。
有一天播后会开过了午夜,竟把王光前的自行车丢失了,怎么找也没有找到。
二.研究彩色电视的由来
在第十五个故事里,我说明了我台迈向彩色电视的过程。可是,我怎么会想到研究彩色电视呢?虽然第一次看到苏联纪录片《电视》是彩色的。但是,当时电视黑白电视才刚刚起步,根本不会想到研究彩色电视的事情。
第一次提到可以研究彩色电视,还是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仪器研究所的蒋筑英和他的伙伴们,记不清究竟是哪一位对我说的:“我们能够向你们提供彩色电视摄像机的关键部件—分光棱镜,你们可以研究彩色电视。”这几位同志时常到我台联系工作,我们比较熟悉,谈话也十分直截了当。
当时我台黑白电视才开始试播,自然没有可能想到把这一建议提到工作日程,我也没有同其它同志议论过这件事。可是,“长春有条件研究彩色电视”这句话,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正因为有这一深刻的记忆,所以在看到中央广播科研所的彩色电视,才会很快形成我台应当开始研究彩色电视的构想。反过来说,如果没有长春光机所同志的建议,也不会那样快就形成研究彩色电视的计划。
所以说,我台及早研究彩色电视是与长春光机所的建议与提示是分不开的,应该感谢长春光机所的同志们。
三. 一块聚乙烯板的故事
据才立言同志回忆,在加工电视发射塔的天馈线系统过程中,遇到的一个一时难以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寻找绝缘材料--聚乙烯。它是一个在数十兆赫频率下,使用的低损耗塑料。这种材料在今天自然是随手可得的。可是在五十年代末期,我国还没有建立现代的石化工业,连食品袋的材料都解决不了的情况下,聚乙烯材科就算是稀世之宝也不过份。就像没有“降龙木”破不了“天门阵”一样,没有聚乙烯就做不出来正规的天馈线系统。
当时寻找聚乙烯成了筹备组的中心任务,大家四出寻找,我甚至打长途电话到我国石化基地兰州,找我在兰州当工业局长的叔叔,寻求聚乙烯,但均无结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最后,才立言和王光前求援到长春应化研究所,该所高级研究员冯之骝女士,将她归国时从大洋彼岸特意带回国,供研究参考用的一块样品,慷慨割爱赠送给了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
四. 第一位个人购买电视机的王大衍
建台初期都是各个单位购买电视机,还没有向个人出售过电视机。而且,电视机到货太少,远远不能满足各单位的需要。建台不久,长春光机所所长光学专家王大衍,要求买一部电视机。一来他是我台重要协作单位的领导,同时,他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经请示领导,特批出售给王大衍一部电视机。
不料,他购买不久,电视机就降价了。一天王大衍同志到电视台参观。我对他说:“你买电视机时价格正高。”他笑笑说:“那就算我为国家多作贡献了。”
五. 严格执行制度
电视台初创时期我们定了一些制度,大家都能自觉遵守。我自己一个人主持电视台工作的时候,执行得更好一些。电视台才成立,大家都希望前来参观,可是我们实在没有时间接待,只好婉言谢绝。并规定工作人员不得带领家属和子女来电视台。再一条制度,就是不准在洗片室里,洗印个人照片。
当时个人拍照也不多,新闻组也执行得比较严格,没有人在洗片室洗印个人照片。可是,亲属参观电视台,还终于遇到了麻烦。
一天,有位同志新认识了一位朋友,竟是我的亲属,想看看电视台,被我回绝了。这位亲属自然很不高兴,那也没有办法。如果我破坏了制度,就没有办法执行这项制度了。为此,我特意到亲属家,说明事情原委。我岳父是一位老技工,十分通情达理,并认为我做得对。老人这样表态,当事人也就随着谅解了。
后来,记得是在1965年春节,一位公安部门,曾经来我台检查过安全工作的人员,三十晚上,喝了酒,领着爱人,非要来电视台看看,还说是安全检查。我正在导演节目,我台管保卫的李福志向我说明了情况,被我严词拒绝。我看出李福志有点为难。我向他说明。有些单位个别人有特权思想,这个口子不能开,开了就堵不住了。不知道李福志想了什么办法,终于把这位不速之客请出了大门。
(请继续看第十九个故事)

一.工作模范

–为吉林电视台成立五十周年而

解放初期才立言同志细心测量调试各个播音室的各项音频指标,使播音室的播音效果,达到最佳状态。故而其技术成果,在东北各个电台里,颇具影响。
  
  还记得解放初期,播音室通风不好,才立言同志为此不辞辛苦做了大量的工作。他有时爬进通风道,进行检修。

作者:何仁/编辑:文风乐乐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解放初期,录音是一项新技术,才立言同志努力钻研,解决了不少录音技术问题。

十五. 迈向彩电

才立言同志不仅精通技术,而且,热心传授技术和经验。受到大家好评。

我台的发展计划并没有停留在黑白电视上;建台第二年,就开始向彩色电视迈进。
1960年5月1日长春实验电视台,开始转为正式电视台。不久,吉林省委宣传部批准我我台研究彩色电视。
我台研究彩色电视,是出于‘立足当地,面向全国’的考虑。
我台可以得到光机所研制彩色电视的关键部件—分光棱镜,具备不可多得的研究彩电的条件;同时长春光机所研究分光棱镜,也需要在长春有一套彩色电视设备,检测研究成果。
我台研究彩色电视,正好与光机所相互配合。用现在的话说:是“双赢”、“互利”。
我台早日起步彩色电视;同时也为全国的彩色电视研究,尽一份力量。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录音员回忆:才立言同志非常总明,他给我们讲课深入浅出,简明扼要,形像生动,直到六十几年后的今天,依然记忆犹新。

事出有因,1960年2月我随同王建颖局长参加第七次全国广播工作会议。有幸看到我国彩色电视研究成果:一个鲜艳夺目的红苹果彩色电视图像。它让人们惊叹:啊!彩色电视原来比彩色电影漂亮多了!这是参观者不约而同的第一反映。
会上,中央广播事业局长梅益提到:“有条件的地方台也可以研究彩色电视。”这就促进我形成了上述研究彩色电视的构想。我征得王建颖同志的同意后,马上行动办两件事。
一. 找中央广播科研所所长王枫,准备派两名技术员到该所学习彩色电视技术。
二.找正在北京饭店开会主管外贸的副省长肖靖,批准进口一只彩色电视显像管,一条彩色电视48芯电缆。
这两项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都是一次获准。回到长春就以上面说到的理由写申请研究彩色电视的报告,并获得批准。
1960年春天,我同王光前研究决定,送出孙万山和王志杰两位年轻的技术员到中央广播科学研究所,跟随我国彩色电视专家学习彩电技术。

才立言告诉我们用对号入座的方法,插电子管,确保准确无误。早期的钢丝录音机,录音磁头往往被磨偏,影响录音效果。才工教我们一个非常简便的方法—-在磁头前面,放一个小镜子,监视钢丝运行状况,这个难题就迎刃解了。

孙万山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才立言同志被选为长春电台的工作模范。才立言同志不只是工作努力,思想也很进步。电台党支部曾准备发展他入党。但是,他却感觉自己还不够条件,还要继续努力。

王志杰

二. 改造控制室

不料,广播科研所的彩电专家们,开始认为我们送去的技术员学历不高,不太重视。于是,我们的两位同志每天就主动扫地、擦地板、打开水,热情服务。不久,他们终于以自己的行动感动了上帝,专家们主动把自己的技术笔记借给他们,他们就连夜抄写……
虽然我们派去的同志学历不高,但是,他们实践经验比较丰富,特别是在建台装机过程中,技术水平有很大提高。在动手能力方面,自然远远高于新毕业的大学生。广播科研所的彩电专家们,发现了这一点,就大胆使用他们。让他俩参加广研所的彩色电视装机工作,经过装机调试,在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上,学懂弄通了彩电原理。
在这种得天得厚的学习条件下,他们经过半年的刻苦钻研,基本掌握了彩色电视技术。
虽然我台彩色电视研究工作,在国民经济三年困难时期下马,但是,孙万山和王志杰却成了吉林省彩电技术的种子,在我省发展彩色电视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控制室是电台的重要枢纽。原是日伪时期留下的设备,它仅能控制几个播音室直播。上世纪五十年代,录音节目不断增加,播放录音成为主要广播方式。原有的控制室设备,不能适应播放录音的需要。

1970年我负责吉林省的彩电会战工作,孙万山、王志杰装调了一套彩电中心设备,质量优良,性能稳定。我曾陪同中央广播电部副部长董林等领导多次参观,都得到好评。
虽然,他俩当时并不是所在部门的负责人,但是,可以看出这些设备是出自他们之手。

1957年,为适应新的播音方式和吉林省台迁长后,广播频道的增加,吉林电台决定对控制室进行彻底改造。将控制室从地下室搬迁到一楼,并扩大了控制室的面积。

王志杰在调试彩色电视设备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1980年,我从西藏回长春休假,到吉林电视台看他们拍电视剧《响铃公主》。拍摄中途,摄像机突然坏了。在场的工程技术人员,技术台长,都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演员不敢卸妆,只好与播出人员一起耐心等待。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把孙万山找来了。他稍稍调试,不一会儿,摄像机好用了!
我当场问他怎么一回事,孙万山却轻描淡写地说:“没有什么,小毛病。”
我心想,小毛病这么多人解决不了!
不一会儿我也想明白了:“还是他20年前学彩电技术,学习的比较扎实啊!”
孙万山、王志杰两位同志,真是不愧为两颗吉林彩电技术的种子。

为此电台派控制室技术主力孙国斌同志,到中央电台控制室学习。学习技术设施和工作制度。孙国斌同志学习归来,写出详细汇报资料。才立言同志参照中央台控制室设施,精心设计,写出新控制室总体方案。新控制室由吉林省台控制室、长春市台控制室和总控室组成。

2006年,吉林电视台的老同志在长春聚会。孙万山还提到:“老何1960年就送我们去学习彩电,真是有远见啊!”
几十年过去了,回想起来,好像是这样。其实,当年并没有想得更多,仅仅是能早出手就出手罢了。

为确保安全播音,才立言为重要设备,设计了用一备一,有的甚至用一备二。他还设计出质量很高的音频设备。

(请继续看第十六个故事)

孙国斌同志带领赵素兰、苗立生等同志,自己动手,精心布线,装制了控制室的全套设备。

文学风美丽家园

经过夜以继日努力奋斗,控制室搬迁工作按预定计划,准时完成,并确保省、市两台安全播音。为此电台召开全台大会,表彰控制室搬迁工作的胜利完成。

三. 创建电视台

(一) 装制实用设备

1958年,大跃进解放思想,广播人开始着手创办电视台。

  1958年未,才立言与王光前两位工程师开始筹备电视台,他们成为吉林电视台最早的开创者。我1959年1月,参加电视台筹备工作,两位工程师已经作了很多先期工作。

  哈尔滨电视台,是我国第一个自己动手装制电视设备的电视台。1959年初,我同才立言同志一起前往参观。

眼见为实,思想大为解放,增加了自力更生办电视的信心。

起初,我们曾有两种设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