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黑龙江广播台之四105(比烟花寂寞)

创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四十五—-感谢支持和帮助建设西藏电视台的人们(三)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400″ height=”80″ />七.为西藏电视打开绿灯的西藏第一书记任荣同志
1977年5月,第一批电视设备运进西藏之后,由于拉萨当时电力供应不足,一部分领导不主张电视上马,故而电视筹备工作,停了很长一段时间。调集办电视的人员,也被分配到电台各个部门工作。本来也准备调我到电台编辑部工作,我留了个心眼,借口还有331工程尚有未竟事宜,暂时仍然留在原办公室工作。
1978年春西藏自治区召开党代表大会。我同摄影记者陈珺商量为大会放映庆祝粉碎“四人帮”的新闻电视片,并为大会拍电视新闻,我为他打灯光。
会上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任荣问,哪里来的这样一位老同志在打灯光?身旁的同志告诉他是进藏办电视的何仁。会议休息时,任荣同我谈话,我顺便汇报了电视筹备工作的情况。我告诉他,中央调拨一套黑白电视设备,我们还调集了一批专业人员,具备了电视试播的条件。我还谈到电视除播出新闻和文艺节目外,还可以办电视教育,让各地教师通过电视教学,提高他们的师资水平。任荣听到这里,十分高兴,他对我说:“我这里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教三年级的学生,师资非常缺乏!你能够办电视教育很好,我告诉他们,让你们办电视。”
接着任荣同志招呼采访党代表大会的记者们,与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同志合影留念。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任荣等合影-1.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
1878年春自治区党代表大会上,第一书记任荣(后左四)、书记杨东生(后左五)、天宝(后左三)与新闻记者们合影
何仁(后右三)陈珺(前左一)莫树声(后右二)
办电视–让我焦急等待的问题,就在与任荣同志暂短地交谈中获得解决,西藏电视从此开办起来了。
第二天,主持广播局工作的副局长牛锦华,告诉我自治区党委批准我们办电视了。于是,我们就开始了试播电视的紧张筹备工作。
任荣同志在西藏期间,对电视一向大力支持。早在确定电视塔址的问题上,就是任荣拍板定案的。1976年春我同广播电视部技术部高褔增等同志第一次进藏,选定电视台台址、卫星地面站地址时,就遇到很大阻力,主要是空军指挥部,反对在药王山上建立电视塔。他们的理由是,将来可能在拉萨市郊建设飞机场。药王山建电视塔,影响飞机场所需要的净空。
为此我特意走访了空指的副杜参谋长,向他说明为什么电视塔必须建在药王山上。他当时答应配合,可是在自治区政府召开的专门讨论电视塔址的会议上,不但空军指挥部反对,西藏军区也出面反对。西藏两个重要军事部门的极力反对,确定电视塔选址的难度可想而知。就在我为此一愁莫展的时候,传来任荣同志拍板定案的消息,电视塔就定在药王山顶。我事后多次回想,若不是第一书记任荣同志顶力相助,电视塔定在那里还真是一个最为棘手的问题。
任荣同志确定电视塔址后,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宋子元同志,作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他单独找藏族上层人士,一位一位地征求意见,最后取得藏胞的一致支持,电视塔址才落实下来。
八.为西藏培养电视专业人材的北京广院
一座电视台有了电视设备和房舍,还需要足够的电视专业人材。1979年西藏广播局招收了的批学员,一部分在实际工作中锻炼,一部分需要专业培训。于是西藏广播局人保科长曲滨洁找北京广播学院(传媒大学前身)副院长孟介夫同志联系。出乎意料之外的,孟院长一口答应全部接收。于是十几位学员全部送到广播学院学习。有的学电视新闻,有学电视导演,有学电视技术。几年后这批青年学成返藏,成为西藏电视台的生力军,有的担任领导职务。韩辉同志先后任西藏电视台台长、西藏广播局局长、丹增同志任西藏电视台副台长至今。
我和曲滨洁一直对孟介夫同志对西藏电视台的热情支持与特殊关照念念不忘。我同孟介夫同志几次在京开会相遇,结成好友,十次全国广播会议全体与会人员合影,我们还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去年得知孟老健在,我同滨洁准备前往探望。不料老人九十五岁高龄先逝。成为我们一大遗憾。只好送孟介夫同志一路走好!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width:283px;float:none;height:453px” title=”孟介夫
(2)_副本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width=”408″ height=”528″ /> 孟介夫副院长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曲李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 曲滨洁(右)与李晓梅在布达拉宫前合影 九.自治区领导决心大力发展电视
西藏电视台播出彩色电视,并播送中央电视台节目,西藏电视新闻及时报道本地重要消息,特别是译制藏语电视剧以后,电视日益受到广大藏族汉族观众热烈欢迎,并受到领导重视和不断夸奖。一次热地书记见到我,他热情地喊道:“老何!你的这个彩色电视真漂亮啊!”
而对自治区领导决策大力发展电视,我们还是在实际工作中体查到的。当年各电视台需要更新或进口电视设备,一般都是电视台提出计划向主管领导部门申请。而西藏电视台则恰恰相反,倒过来了。不是我们申报计划,而是外贸公司把我们找去,主动让我们申报外汇计划。不是削减我们的计划,而是一再让我们申报更多更全面的外汇计划。第一次我们申报30万美元的外汇计划,购买彩色电视设备。外贸公司没有批准,却让我们考虑全面一些,让我们追加计划。第二次申报了50多万美元的外汇计划。外贸公司又把我找去,让我们再次追加计划。
我办了两座电视台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我将为这一情况向西藏广播局领导汇报。经过分折认为可能自治区多年来积攒一笔外汇,准备用在最受群众欢迎的事业上,最后领导选中了电视。于是我们放开胆量,全面更新电视台设备,进口世界最好最先进的彩色电视设备。最后第三次申报了一个97万美元的外汇计划,获得批准。自治区政府牛瑞周副主席向我们宣布自治区政府批准这项计划。
我离开西藏时这项进口设备的工作还在进行。2015年庆祝台庆,我重返西藏得知最后这项进口彩电设备的计划竟然追加到200万美元。这在当年恐怕在地方电视台是很少有的。
当年阴法唐同志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实现大力发展电视事业的计划,与阴法唐同志对电视的重视是分不开的。我离开西藏前后阴法唐同志多次到电视台视察工作。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阴法唐视察电视台1.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
阴法唐书记(左二)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阴法唐视察电视台2.JPG.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
阴法唐书记(右二) 十.不在电视台编制的藏、汉语电视播音员
调集人员是筹备电视试播工作中一项复杂十分的事情,而难度最大的还是物色藏汉族电视播音员。西藏电视台需要藏、汉两种语言,男、女声四位电视播音员,才能开始试播。电视台播音员条件要求十分苛刻,形象、仪表、气质、嗓音、口齿、语言表达能力、文化程度、记忆力等等,此外,政治思想表现、甚至生活作风都必须合乎要求。当时我们只有李晓梅一位汉语女电视播音员,还缺三位,在短短一个月的筹备时间里,找齐所需的电视播音员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电台播音组长丁锋同志,他形象满好,其它条件自不必说,肯定合乎要求。于是我向电台求援,电台领导全力支持,并告诉我藏族播音员里,形象多是满好的。我见到了藏族播音组长土登同志,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还选中了藏族女播音唐曲同志。这样藏、汉、男、女电视播音员就配齐全了。还发现汉族女播音员孙德萍同志条件很好。李晓梅到北京学习和休假期间,全由孙德萍到电视台播音。藏语播音组副组长次仁卓玛同志还经常来电视台配音藏语解说。还必须提到,最近李晓梅从加拿大发来邮件,她回忆在西藏电视台试播初期朗杰央宗同志曾经来电视台帮助播音。虽然她来电视台播音时间不长,但是,在那个起步唯艰的年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也是十分珍贵的。电台的几位播音员把支援电视台播音工作,完全当做自己的工作任务,当年电视直播,要求播音员在很短的时间里,背诵稿件,难度很大,十分紧张,有时临时增加节目,他们都做到随叫随到,从来没有出现过误播的事情。电台在布达拉宫的西侧,电视台在布达拉宫的南边,从电台跑到电视台要横跨一条拉萨交通要道和一条水沟,走很长的一段路。他(她)们在完成电台的播音工作的同时支援电视台的播音工作,往往来回跑的气喘嘘嘘,而他们从无怨言,真是可敬可佩。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孙德萍:孙丁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电台汉语播音组长丁锋(右)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土登_104254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藏语播音组长土登在电台播音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土登与次仁卓玛在播音.pn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西藏电台藏语播副组长次仁卓玛与土登在电台播音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唐曲照片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西藏电台播音员唐曲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孙德萍: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电台播音员孙德评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朗杰央宗讲话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2005年朗杰央宗(右)在台庆大会会场留影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何明李1.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提供朗杰央宗曾经帮助电视台播音的李晓梅(右一)
让我三十七年来一直牢记在心的一句藏语,是藏语播音员在西藏电视台试播的第一天–1978年5月1日教会我的。“再见”:sei
na sei gu na ma cuo jie ma jie yue
我不会写藏文,只好用拼音来表达。现在仅能以此表达我对藏语播音员怀念和感激,感激她在西藏电视台开创的最初年代,给予我们的热情支援和帮助……
在本文全部结束的时候,用这句藏语:sei na sei gu na ma cuo jie ma jie yue
向网友们道一声:“再见!”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一座电视台初创时期的故事(二十)
–为纪念吉林电视台成立五十周年而作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四十五

作者:何仁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二十. 志愿援藏 名列前茅

—–感谢支持和帮助创办西藏电视台人们(一)

我要讲的最后一个故事,是我离开吉林电视台多年以后的事情。不过,又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
1976年我自愿去西藏建设电视台。在全国电视工作会议上,各电视台也纷纷表示积极援藏。甚至有的电视台提出:“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设备有设备,全力支援西藏电视台”的响亮口号。
但是,中央广播局人事司落实援藏人员时,全国省一级电视台里,却唯独吉林电视台的电视播音员李晓梅自愿报名援藏,在全国省一级以上电视台中这是独一无二的。虽然还有一位地区电视台的工程师自愿援藏。

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

电视台全体同志欢送李晓梅(前五)和我援藏

三十七前的五一国际劳动劳动节,西藏电视台开始试播。为此从今天开始陆续发表我写的<创办西藏电视台>一文的最后一篇–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四十五<创办西藏电视台>

左三起刘文波、许德谦、秋素莉、李晓梅、
奚显廷、何 仁、魏 文、王 充、
蒋 巨、康绍尧

感谢支持和帮助创办西藏电视台人们(一)
—-补发珍贵照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