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成功长久的画情诗意与天涯 ——读徐槱[yǒu]森的几首小诗亚洲城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徐志摩的诗,留在意识里印象最深的是那十八首《沙扬娜拉》中的一首。

  「看,一只黄鹏!」有人说。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突然间一瞥,世间的美定格在诗人眼底,姑娘那一刹那间的温柔与可人成就了诗人眼底心里惊鸿般的发现与惊叹,瞬间的美丽成为永恒的留驻,留驻在诗人心里,流注在诗人笔端,留驻在世人的文字与世代的共鸣和同感里。那羞涩的一低头那浅浅的一笑那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清纯与柔弱,是一张美丽迷人的画一张生香动人的人像活丽在读者的眼前与心里。诗人在惊叹与赞美美的呈现之余,对于美的爱与珍视化为缓缓慢慢的反反复复的软语叮咛:“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这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哀愁”,现实里的美的时刻美的事物常常是一现的昙花,所以,美啊,你一定要珍重,你一定要珍重!美的生命让人喜欢让人爱恋,所以甜蜜;美的易逝让人遗憾让人无奈,所以忧愁!对一个姑娘瞬间美态的发现,却穿透了诗人对世间之美的洞识与体认,瞬间便是永恒,形象就是物理,诗意呈现在眼底,永恒的物理引向远方。

  翘著尾尖,它不作声,

《偶然》也是如此。

  艳异照亮了浓密——

“我是天空中的一片云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等候它唱,我们静著望,

你不必讶异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更无须欢喜——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在转瞬间消逝了踪影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记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