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于拥抱现实,不过苍凉一手势

摘要: 《第七天》书封 《第七天》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

亚洲城官网 1

亚洲城官网 2

亚洲城官网 3

人死后记忆会一直跟随我们。

     
 整个15年,系统地去通读一位当代作家的作品,除了苏童和王安忆之外,余华是读的最多的一位作家了。昨日,读了他的新作《第七天》,留点儿文字简单说说这本书。

《第七天》书封

科学家做过实验,把人死前和死后分别称重,死后比死前轻了21克,这21克就是我们灵魂的重量。人死后灵魂会在世间停留七天,靠记忆指引我们见放不下的人,去一直想去的地方……

     
 这本书是13年夏天出版的,说是“新作”,实有些勉强。但出于此书宣传期间号称是余华先生继《兄弟》之后“七年磨一剑”之巨制的原因,阅读之前还是满怀期待的。以前读余华小说是读读停停的,会有“阅读障碍”,会有逼迫你急停下来去思考的东西,会有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般钳住你喉咙的强大低气压,会有冷暴力,会有让人动容的缄默,最重要的是会有可贵的“节制”,无论是从内容上还是单从语言文字上。但这本小说读得顺畅无比,中午吃过饭,不到4个小时,10余万字在翻页中结束。顺畅得让我讶异,阅读的速度之快和引人深思处之少不亚于读一本用来“取悦自己”的寻常网络小说。这位长于写死亡的小说家作品里那种揪心的凝重感不见了,读来多是让人失望的僵硬、故作姿态的平静和麻木不仁的悲悯。

《第七天》

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第七天》有一个马尔克斯式的开头,一个逝者出门后又回转家中穿衣打扮,然后去殡仪馆火葬自己。在去的路上包括到达目的地这个过程中,他想起了生前发生于自己身上的事情和他耳闻目睹的事情。没错,即便是写一部与现实只有几十天之隔的小说,《第七天》的结构仍由回忆支撑而起。如果这本书放弃回忆、放弃魔幻现实主义,而像刘震云写《温故一九四二》那样写出来,会是什么情形?

编辑推荐

《兄弟》之后七年 余华最新长篇小说 比《活着》更绝望 比《兄弟》更荒诞
我们仿佛行走在这样的现实里,一边是灯红酒绿,一边是断壁残垣。或者说我们置身在一个奇怪的剧院里,同一个舞台上,半边正在演出喜剧,半边正在演出悲剧……余华

内容推荐

《第七天》是余华最新长篇小说。用荒诞的笔触和意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死后的七日见闻:讲述了现实的真实与荒诞;讲述了生命的幸福和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比恨更绝望比死更冷酷的存在……

媒体评论

余华是蜚声国际的小说家。美国《出版商周刊》余华是一位颠覆大师。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余华对当代中国社会的素描,其尖锐无人可匹。美国《时代周刊》余华可以说是一个现代中国的巴尔扎克。法国《世界报》余华的作品是中国文学中最为尖锐辛辣的。法国《读书》杂志余华的想象力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法国《文学双周》余华是中国在国际上最出名的小说家,他被誉为中国的查尔斯?狄更斯。德国电台余华并不是要揭穿或者控诉什么,他的写作兴趣在于描写人类的行为。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余华的作品有一种令人折服的魄力。德国《纽伦堡日报》余华是中国最享誉世界的作家。意大利《日报》余华和他的作品,都是满溢智慧的宝石。意大利《左派》杂志余华的作品成为了当代中国的典范。西班牙《阿贝塞报》他的作品被认为是现代中国的经典之作。西班牙埃菲社

亚洲城官网,书评:《第七天》:余华的进步与退步

一位作家是怎样被时代改变的?这是读完余华新作《第七天》后产生的第一个疑问。在微博上非常活跃的余华曾认为,微博给他的创作带来了影响。由此不难理解《第七天》会出现那么多诸如野蛮强拆、洗脚妹杀人、卖肾买苹果手机、打工妹跳楼等社会新闻。

在回忆中写作是中国作家的集体特点,并催生了一大批优秀小说,莫言回忆高密东北乡,贾平凹回忆商州,苏童回忆江南……余华则通过回忆少年生活写出了《在细雨中呼喊》,回忆历史写出了《活着》。但是当这些作家把视线转向正在进行着的当下时,笔触却不由发软,失去了力量。

作家有没有必要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创作出好小说?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准确答案,但舆论一直这样呼吁作家:走出回忆吧、走出乡土吧、多体会和感受正在发生的历史吧。作为对这种声音的一种回应,余华以《第七天》交了一份答卷,由此我们看到了微博作者余华和小说作者余华在这本书中合二为一了。

《第七天》有一个马尔克斯式的开头,一个逝者出门后又回转家中穿衣打扮,然后去殡仪馆火葬自己。在去的路上包括到达目的地这个过程中,他想起了生前发生于自己身上的事情和他耳闻目睹的事情。没错,即便是写一部与现实只有几十天之隔的小说,《第七天》的结构仍由回忆支撑而起。如果这本书放弃回忆、放弃魔幻现实主义,而像刘震云写《温故一九四二》那样写出来,会是什么情形?

余华还做不到完全的写实主义。他还受困于中国文学一直都存在的一个窘态:喊着现实主义口号的现实主义作品其实是不敢面对现实的。把那么多的社会热点事件融入到小说中,如果没有文学性作为润滑,没有魔幻这层薄雾罩着,这本书很可能连出版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在《第七天》里,一面是隔几页就会出现的对社会新闻的生搬硬套,一面是几乎每一页都有的文学性很强的修辞。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棵回到森林的书,一滴回到河流的水,一粒回到泥土的尘埃”,“我们自己悼念自己聚集到一起,可是当我们围坐在绿色的篝火四周之时,我们不再孤苦伶仃。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只有无声地相视而笑,我们坐在静默里……”这样的段落大篇幅出现,它们的最大作用是为了中和小说的生硬成分,掩饰批判现实时的力有不逮,小说的现实性与文学性如同两根坚硬的筷子,怎么也糅合不到一起。

反过来看,当余华放弃令他揪心的现实批判后,语言会立刻放松起来。比如描写杨飞与养父杨金彪之间的父子情感时,写到养父为了恋爱、结婚,一时糊涂把幼年杨飞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准备遗弃,但受良心驱使又回到遗弃之地找回了一直等待他的杨飞……这种中国式的情义故事,在中国作家手中总是能够被写得荡气回肠,但为何一触碰到冰冷的当下,他们便手足无措呢?

在写杨飞与李青的故事时,余华也完成了一名小说家的本分,把一个爱情故事写得令人心悸。但李青的观念转变又十分矛盾,既然她能够爱上全公司最不起眼的杨飞,而且是在她历经多种诱惑场合而不动心的前提下,为何结婚后她变成了一个那么轻易就上当的物欲女人?这段爱情所体现的背叛性,被作家工具化地使用了。

实际上,杨飞在小说里,也是个工具式的人物。他担任了导游的角色,穿行于生者与逝者的世界,讲述和聆听那些不堪的悲惨事件。但就小说整体而言,担任批判任务的又不是他,而是时不时出现于故事中的余华。这种割裂感,才是《第七天》得到“余华出道以来的最差小说”的主要原因吧。

就小说创作的社会价值倾向而言,《第七天》的出版是有意义的事情,它会带动更多作家更积极地介入火热生活而非沉湎于过去。而就小说纯粹的可看性和文学价值而言,《第七天》的主题先行痕迹明显,创作心态有些急躁,缺乏足够的容量来承装作家对社会的观察与反思。也许,真的要等20年之后,才能发现《第七天》之于余华之于中国文学究竟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整本书分七章,分别以“第一天”到“第七天”依次命名。以一个名叫杨飞的死者的灵魂为视角,描写其灵魂七日内游历的所见所闻,颇有但丁《地狱篇》的味道,其见闻中包含了近几年来几乎所有的中国式冷酷现实——强拆、跳楼、袭警、拜金、蚁族、外来务工族、弃婴、卖肾、飞来车祸、医疗事故、官员腐败、屌丝逆袭、女神劈腿、千里寻亲······余华以惯用的荒诞手法将这些巧妙地编织为一体,揭露出比小说更荒诞的现实社会。可是读来有一种特别春晚小品,特别国产小成本都市情爱电影,特别微博段子手的感觉,一度怀疑余华先生是一枚潜藏的新浪大V,七年的时间怕是有五六年在关注“北京平安”“上海平安”之类的每日热门微博吧。而且在阅读整本小说期间脑海里不断刮进其他小说的风暴,慕容雪村、韩寒不断乱入。第二天中主要叙说杨飞的炮灰爱情,让我闻到了《成都》和《红尘颠倒》里如出一辙的浓重的都市气息。第三天的杨金彪抚养弃子贻误终身的温情桥段是60年代女作家叙事的常用情节,不过如果是余华来写不应该是这般平常。第四天里为了山寨iPhone而跳楼的鼠妹多像《1988》《光荣日》里那些无知而疯癫的女子。整本书魔幻荒诞的外衣(即死后的魂灵的游历和”死无葬身之地“这一幻境)下,挟裹的是像抖包袱般抛出的一个个大众熟知的社会新闻条,制造出一种“人死而平等”的美好图景(“死无葬身之地”里的美好祥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