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烟火人鱼

摘要: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

 初次见到玲珑凤,心头为之一惊,不想天底下竟有如此美妙之女子,自此便爱的疯狂。

第一章:元宵篇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

   
那日府上替祖母办七十寿辰,父亲大人请了戏班歌姬来庆祝,因我大病刚愈不久,父亲命阿蓝好生看管,我见外面热闹的很,让阿蓝扶着我出去走走,看到戏台上生龙活虎的景象,多日的抑郁烦闷之情竟烟消云散。

    正月十五,万家灯火

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

 
听着混沌的声音,我的眼神迷离起来。我的记忆仍停留在我醒那日,我头疼欲裂,从床上惊坐起,眼前一片眩晕,耳边都是:“云公子,云公子”的呼喊声。我睁开眼,一切都是混沌模糊的,陌生的脸,陌生的声音,只是听见他们云公子云公子的唤我,像来自千里之外。

   
各个门派也是热闹非凡,张灯结彩,好不气派。云梦江氏的莲花坞没有了江枫眠,虞夫人,江厌离,也没有魏无羡那意气风发的身影,只剩江澄孤身一人。虽然节日场面比着以往只大不小,但江澄脸上始终流露着一丝孤独与落寞。曾经的元宵佳节,魏无羡和江澄总是带着江家弟子“偷蜡”,六师弟总是把百姓家门口点的蜡烛全部“偷”走,所以也总是被人家察觉,或是逮个正着,然后被人家大骂一通:“谁家的野孩子?!”

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制作明烛。但这头鲸鱼幽幽的醒来,一明亮透澈的双眸瞬间俘获我的心魄,我闭嘴不再谈吃,我害怕我这骨瘦如柴的身体还不够大鱼怪塞牙缝的。

     
 后来,他们告诉我。我是开国功臣云将军的儿子,我得了一场大病,醒来以前的事情就什么也不记得了。然后我开始慢慢熟悉一切,想找回以前的记忆…

     
接着再被魏无羡说教一番:“不是我说你,六师弟你能不能有点脑子?谁家的蜡燃尽后一点烛泪都没有的?你好歹给人家换个短的呀!”说着一巴掌拍到六师弟的脑袋上。六师弟也不生气,手挠脑袋,道:“知道了!知道了!大师兄。”

我准备潜逃之时,背后传

     
想着想着,突然耳边传来缥缈悦耳的歌声,眼前一袭红衣女子从天边撑着红绸而来,伴着天际散落纷繁的梨花,青丝随风飘起,像展开了一朵黑色的大花…蓦地,已缓缓踏在台上,舞动着红色的丝绸,伴着歌声翩翩起舞。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欢呼雀跃着,“玲珑凤,玲珑凤来了”,“竟然请来了玲珑凤”…“玲珑凤?”我思忖着,看着舞台上那个明眸皓齿,面容冷艳的美女子,这三个字便留在我的心中,“阿蓝,玲珑凤是谁?”我转过身去,想问问妹妹阿蓝,回过头她却不见了,“这丫头,说好的看着我呢,竟然自己跑去玩了。”

       
这一想江澄便入了神,连自己嘴角噙着一丝笑,也全然不知。宗中弟子恭敬地叫了几声:“宗主!江宗主!”江澄这才回过神来了“金凌公子刚派人来,说是邀你去金家共赏“孔明齐飞”。顾名思义,就是千万盏孔明灯一齐放飞,飞至高空便是满天星星般的景象。金凌不知自己戳了江澄的痛处,江澄的姐姐江厌离,生前除了做些美食便是放孔明灯了,江厌离对他和魏无羡说:“这孔明灯会带着你的愿望飞上天,升到星星旁你的愿望就能实现。”江澄如今也是知道的,实现愿望什么的,只是来安慰一下自己罢了。

来慵懒的声音:“你就是这么对待伤患的吗?你要宰我,也得拖回去涮洗干净了,不是吗,安?”

图片 1

      “宗主你应邀吗?”这弟子又问。

他以伤患为由,害我背他入城时像拆散了筋骨。当我在悲戚之时,想到童话中有一美丽的田螺姑娘,但为什么我捡到的却是一只很胖很胖的鱼。我只好默默咽泪长叹。

   
最后,我才知道,她叫玲珑凤,是京城里最有名的歌姬,在云衣坊里唱歌,美得遗世独立,倾国倾城。

        江澄略显严肃的点了下头。

而他正微笑地看着我说:“你可以叫我阿蓝。你可以替我更衣沐浴了。但,你刷牙了没?不过鲸鱼肉不怎么好吃。”他隐匿了嘴角浅浅的笑,双眸含情。

   
自那日起,我便对她朝思暮想,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她绝美的脸庞,翩翩起舞的样子,幻想着我们一起吹箫谱曲,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这弟子立马道:“是!弟子这就前去准备!”其实江澄还是担心自己的侄儿是否能坐得稳兰陵金氏宗主的位子,要知道金陵也只有十几岁而已金氏的前辈长老们当然不服气了。但是金凌这嫡系的出身,再加上有江城这个江宗主舅舅他们也不敢过多的造次。也让金公子暂时稳住了脚跟。

在云之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颔骨越长越尖,脸上的横肉渐渐隐去,身体日渐瘦削

   
后来,我的病痊愈,除了仍记不起以前的事情,其余都恢复了过来。我便得以出门,所以我常常去云衣坊里听歌,她的每次出场都是伴着红色的丝带纷繁的梨花从天而降,就像仙子一般,我天天来,她天天唱,她唱歌的时候眼睛是那么的深邃忧郁,像一汪潭水,盯着远处,似在看我又不在看我,我的心亦随她的歌声飘荡。

       
兰陵金氏是四大门派家族中最好场面的,所以今日的元宵宴会也是如往常一样,富丽堂皇,略显夸张。这大概都是家中前辈筹划的吧。

颀长。他日渐长得像蓝小鲸。他有琥珀蓝的双眸,却看不到光亮。这是他的一个秘密。但他生气时两颊会浮现隐隐的鳃,他还是一个腹黑魔王。而蓝小鲸不会。

 
 每次回去,我都会把在云衣坊的事说给阿蓝听,说玲珑今天唱了什么歌,跳了哪些舞,阿蓝睁着忽闪忽闪的眼睛,望着我牵起嘴角:“哥哥怕是迫不及待想要迎娶凤姐姐咯”,我总是白她一眼,她就撇了撇嘴,吐了吐舌头,然后很认真地教我应该怎样赢得玲珑的欢心…

         
清河聂氏应该也不太平,毕竟聂明玦凶尸事件才平息不久,再加上聂怀桑整日流连于书画纸扇中,也少了大哥的管教。宗中之事很少触及。今日的元宵节,也只是办了场家宴而已。

人们都说胖子是一种温柔的动物。但却不知瘦下的胖子很凶残。

 
 我让阿蓝陪我一起去,阿蓝就会说“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干嘛拖着我啊,我给你出谋划策就行了,哥哥加油啊”然后就自己一个人飞也似的跑走了。我就照着阿蓝跟我说的,一步一步照做,在玲珑唱完歌后送花,写诗托人送给她,花重金买通云衣坊的老板在玲珑练歌的地方吹箫,跟玲珑一起谱曲…渐渐地,我与玲珑熟识起来,她的面容是那样的孤美冷艳,但是她的内心是那样的单纯温暖。

       
以往的姑苏蓝氏过节也挺冷清,但今年却是热闹了许多。不过云深不知处的女弟子跟男弟子还是分开的,不然魏无羡也不会又在偷看蓝氏女弟子们言笑晏晏了。

除夕之夜。

图片 2

“你在干什么?”蓝忘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阿蓝,新年快乐!”

 
 我与她在短短几个月内相熟相知,最终有一天,我带玲珑去放花灯,人太多,有个人不小心把玲珑撞倒了,“啊,玲珑”
我着急的抱住了她,急得快流出了泪水,玲珑躺在我怀里,半睁着眸子,用她那冰凉的手拭去了我眼角的泪,“玲珑,我倾慕你多时,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我用力地抱着她,生怕别人把她拉走了。玲珑虚弱的笑着:“亦飞,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魏无羡连忙回头笑道:“啊!蓝湛,那个,我……我想放孔明灯!”说话间不露痕迹地用身体挡住了蓝忘机的视线。

“笨蛋,不要离烟火那么近啦!”

   
我们在一起了,常常在云衣坊的清水湖幽会,我唤她“凤儿”她叫我“亦飞”,她弹琴,我吹箫,她谱曲,我填词,我对她说“凤儿,终有一天我将娶你为妻”,她躺在我怀里笑着温顺的点头。

    “好。”

“可是,阿蓝,我只想让你…你…听一听烟火的声音……”

图片 3

“那我们去买吧!”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衣袖就走。蓝忘机的视线在长廊窗后的那群女弟子身上停留了一下,若有所思。

他的颜色瞬间温柔下来,嘴角漾开笑意,半明半澈的夜空中,美丽的烟火也不及他一分的美丽。

 
 于是,有一天趁父亲大人心情大好,我跟他说想娶云衣坊的玲珑凤为妻,父亲勃然大怒。斥责我不应迷上这等风尘女子,我争辩到,她只是一个歌姬,从未做过见不得人之事,父亲怒火冲天,说“就算她什么也没做,她这辈子当了歌姬就再也洗不清了,你要是不跟她断绝关系,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儿子”

        云深不知处的女弟子们正把玩着几盏孔明灯,似乎还不知道怎么放。

“阿蓝,你相信有年的存在吗?”

 
 听到这话,我只能忍着不敢出声,从小到大父亲的话从来说一不二,我和阿蓝乃至云府上下从未反抗过,然后父亲便将我锁在房中派兵把守,我心急如焚,担心玲珑找不到我。这样过去了半个月,阿蓝来看我,我向她打听玲珑的近况,阿蓝告诉我父亲派人关了云衣坊,并且警告玲珑不准再接近云公子,还让云衣坊的老板将她禁足。阿蓝说,她去看过凤姐姐一次,凤姐姐十分憔悴,哭着问她亦飞是不是不要她了。听到这里,我泪如雨下,捶胸顿足只怪自己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我拉住阿蓝的手:“蓝儿,你帮帮哥哥吧,既然逃不过,那只有带凤儿私奔了,哥哥不能失去她。”

        姑苏城内,万人无巷。

“傻瓜,那是人间的传说。不过如果有年出现的话,我也会不管你的。”说完,嘴角浮现朵朵的笑漪。

   
于是,在一个月明的夜晚,阿蓝给把守的官兵们都下了迷药,让我拿着给我准备好的东西,去城外大杨树下,那里有一辆马车,凤儿就在那里。我谢过阿蓝:“蓝儿,你永远是哥哥的好妹妹,这一别不知何时相见,你要照顾好自己。”阿蓝哭着点头。

       
似乎都奔着元宵灯会去了,街上也是摩肩接踵。魏无羡双手交叉抱臂,倚着蓝忘机左顾右盼,动不动就被些小玩意儿吸引。好几次窜得看不见人影。不过还好,蓝忘机个子高,有些鹤立鸡群。魏无羡的这副身躯,虽然不低,但比起前世还是差远了,此刻钻进人群里也只剩半个脑袋。

“你……你……”我涨红了脸,心里被他憋气得半死。

   
在杨树下,我终于见到了我魂牵梦绕的心上人,一月未见,她似乎苍老了许多,我摸着她的脸,她抱着我说“亦飞,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凤儿,不会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蓝忘机仍是从容淡定地跟在魏无羡身旁,白衣下的脚步却有些慌乱。魏无羡回过头对着蓝忘机笑盈盈地招了下手,示意他走快点,原来魏无羡又被前面略显惊艳的烟火表演给吸引了。

但很快,他清润的声音透过耳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好像是烤乳猪……”

图片 4

       
蓝忘机不失风度的加快脚步,但是街上人太多了,不得不放慢速度才不至于撞到人,不知不觉两人之间便隔了一堆人。烟火表演到了精彩处,看表演的人群一阵欢呼,鼓掌喝彩。魏无羡也兴趣盎然的鼓掌,蓝忘机看他看的挺高兴,便远远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因为他也实在不想挤在人群了,况且前面是几个打扮精致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应该是跟了丫鬟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