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为何要杀阎婆惜?因二奶阎婆惜爱红杏出墙

从古至今,在很多个朝代,女子的地位都不高。一旦家中出了什么变故,女子都很难养活自己,走投无路之下,都只能被迫为娼来维持生计,着实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有这样一个女子,生活贫苦之时,也只能这样做,但是她还算幸运,嫁给了一个好男人,然而不知道珍惜的她,做了不好的事情,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这个女子就是阎婆惜。

问题:《水浒传》中的宋江与阎婆惜到底是什么关系?

据《水浒传》记载,阎婆惜生得一副好面相,又是郓城县最有名的歌妓,挂着天香楼的“头牌”,歌舞辞赋琴棋书画可谓样样精通,尤其写得一手好文章,是郓城县青楼界公认的才女。

图片 1

回答:

可惜的是,阎婆惜徒有美貌,却命运多舛,在她随父母流落到济州郓城县时,后因其父得病身亡,无钱安葬,宋江施舍棺木又给了十两银子,其母感恩图报,将她送与宋江为外室。由于宋江不重女色,为阎婆惜所讨厌,结果阎婆惜喜欢上同为押司的张文远,并勾搭成奸。其后,晁盖写给宋江的信件及酬谢黄金碰巧为阎婆惜所获,阎婆惜以官司相逼,宋江一怒之下将其杀死。

古代的很多有姿色的女子,很多下场都只能被逼良为娼。但也有很多女子是没办法,为了维持生计去做的这些事情。阎婆惜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说起她,也着实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年幼的时候丧失了父亲,之后母亲贪财,又将她嫁给了一户人家做妾。之后丈夫去世,阎婆惜又被赶了回家。

谢悟空邀请!!!

仅从阎婆惜的人生轨迹看,她似乎印证了“红颜多薄命”的俗语。但在笔者看来,在她人生悲剧背后隐藏着许多浅显的道理。我之所以这般认识,主要基于以下考量:

这家中就两个女人,也没什么可以谋生的事情,没办法,阎婆惜只能去做这不好的事情,母亲还帮助她招揽生意。时间一长,阎婆惜的母亲觉得这也不是长久的方法,女儿也还是要嫁人的呀,于是就托人给阎婆惜挑选了一个丈夫,让她安心舒服的生活。这人就是宋江,此时的宋江还是一个小小的押司,还没有去梁山。

宋江未娶妻,先纳妾,阎婆惜相当于宋江的小妾!!!

其一,阎婆惜的“二奶”生涯,是“被”生活所迫而非自愿。

图片 2

那日宋江走在街上,突然听见有人叫他,回头看时,原来是王婆引着一个婆子,这婆子刚死了丈夫,却无钱埋葬,希望宋江赍发些银两;一则宋江看这婆子可怜,二则自己“及时雨”大名响彻江湖,面对阎婆的要求,他不可以拒绝,所以宋江很爽快的答应了;当即写了一副帖子,教阎婆拿上,去县东陈三郎家取一副棺材,并给了十两银子做使用钱;一副棺材外加十两银子,宋江的仗义疏财做得很体面,对于走投无路的阎婆来说,这相当于天大的恩情;所以阎婆处理完阎公后事,寻思着要当面感谢宋江,阎婆寻到宋江下处,发现宋江家里冷冷清清,连一个烧饭的婆子都没有;为了报答宋江的恩情,也为了自己后半生能丰衣足食,阎婆决定将女儿婆惜许配给宋江;之后他回到家里,找到了间壁王婆,秧极王婆去作成这段姻缘,王婆找到宋江,备说了此事,却不想宋江满口拒绝;这阎婆也是铁了心要作成这门亲事,所以几番说辞,极力撺掇宋江,宋江抹不开面,只好答应了王婆,但是,虽然答应,却只原娶婆惜作个外室,而不是妻子;

图片 3

阎婆惜做了宋江的妾以后,本来如果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到也能有个安稳的生活,然而她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宋江是个不太好女色的人,所以也不常与阎婆惜接触,这对于阎婆惜来讲真的是太难熬了。这阎婆惜本就是还非常的年轻,再加上做过暗娼,像宋江这样的行为,肯定会引起她的不满的。

何为外室?即指男子正妻以外,在别处另娶的妾室,就是阎婆惜这种,宋江为他购置了阁楼,置办了家火什物,安顿她住下来,养为外宅,;按照法律程序,阎婆惜是不可以再嫁的,因为他已经是宋江的妾室,所以他在威胁宋江的时候,提到了一点,要求宋江把原典文书给她,并且要宋江写一纸文书,任从其改嫁……

我们知道,阎婆惜虽然容貌姣好,却境遇不济。她和父母一起从东京流落到郓城那个又小又穷的地方不久,父亲就死了。少了家庭顶梁柱的她,不得已投身当地的娱乐业,可惜该行业在此并不发达。《水浒传》中写道:“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这显然是说,收入有限。加上,其母感恩宋江为葬夫和随后的资助,使得阎婆惜只能屈身给宋江做了没名没分的“二奶”。

这宋江有个同事叫做张文远。这张文远也不是什么好人。有一天,宋江请张文远来家里吃饭,这张文远长的很是清秀,阎婆惜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男子,趁宋江去有事的时候,就言语暗示张文远。这张文远也是个有歪心思的人,也就欣然接受了。这一来二去的,两人就勾搭上了。之后,张文远总是找借口来宋江家,说是来看宋江,其实是来看阎婆惜的。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回答:

试想,不以感情为基础的准婚姻生活,尽管住在一个屋檐下,未必就能以亲密换亲情,何况宋江不重女色,对她不是很珍惜,二人既无感情又少亲热,故这种结合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因而,当一旦生活中遇到风吹草动,遇见足够诱惑,就可能使原本就不稳固的家庭关系,顷刻间崩塌。

图片 9

宋江在郓城县当押司.手中有一些权利,那一户人:有急事需要银两,凡找宋江之人,宋江将县府库中银两都给一些,一天无事,听见街上有一婆婆哭泣。问邻居谁人因何事哭泣,邻居说,有老两口,带一女子,来郓城县投亲,三年前亲亲不知去向,因老头有病,快不行了,连口棺材都买不起。宋江叫来那婆婆,明天你到张三棺材店去拉棺材,银两我自会给他。那婆婆千谢万谢去了。过了几日那婆婆埋了丈夫,为了谢恩,叫宋押司来家中小座,吃饭,宋江来到家中,见有一女子,略有几分颜色,宋江问?此女何人也?那婆婆说,是小女,叫阎婆惜,年方十八,若押司原因,可纳为妾,宋江想,婚姻大事,讲究门当户对,吃过饭,婆婆问宋江可原因纳小女为妾,宋江当下允许,开始半月宋江夜夜与阎婆惜同睡,后来也就太不去了,一天婆婆在街上碰到王押司,打问宋江。是不是出门去了,下午王押司问宋江?你纳妾也不给我说一下,今晚到你家中看你妾是否好看。宋江与王押司来到家中,婆婆弄来酒肉,二人喝了一会,宋江小解,王押司与阎婆惜眉飞色舞,一会功夫,二人关糸胜过宋江与阎婆惜。后来宋江累累,风言风语听说王押司与阎婆惜私会,因看在同在县上为史,没有理会王押司,再不回去就是,有不是名媒正聚妻子。

由此看来,发达国家与现代社会,将感情作为婚姻是否存续、是否合理的唯一标准,定位是极其明智和准确的。

时间一长,阎婆惜就像嫁给张文远,于是就想在宋江手上拿一笔钱,然后与张文远在一起。赶巧,一天宋江喝醉酒睡在阎婆惜这里,阎婆惜翻宋江东西的时候,找到了一些宋江与晁盖来往的书信证据,并且以此来威胁宋江。没有办法的宋江只好答应阎婆惜的要求,给了她一纸休书,把剩下的钱也都给了她,换回了那些书信。

回答:

其二,阎婆惜“出轨”既是个人本性,也是环境逼人。

得到这笔钱以后,阎婆惜就来找张文远,张文远本就没打算和她长久,看阎婆惜的架势,张文远很是担心,于是欺骗阎婆惜,带着钱就跑了,再也没有回来。最后,阎婆惜变得疯疯傻傻,哪里还有从前的美貌和仪态呢。

谢谢邀请。

作为娱乐业出身的她,耳熏目染了许多虚情假意和卿卿我我,对一介凡尘女子来说,肯定影响很大、感受至深。是故,阎惜婆的“上岸”不一定就是断绝了以往的所有,幡然悔悟,重新做人。别看宋江在江湖中是及时雨,颇受江湖中人赏识,可在“拿青春赌明天”的阎婆惜眼中却一无是处。如果明媒正娶的话,哪怕是做小妾,宋江再无趣终究是她的老公,能一起生孩子过日子,终身有个依靠。

这阎婆惜不知道珍惜自己得来不易的姻缘,不知道安安分分的生活,却还去做了这些事情,最后不管是人还是钱,她都没有了,也怨不得别人,只能怪她自己了。如果说阎婆惜知道改过自新,在从良以后安稳的过生活,不动这些歪脑筋,也不至于有这样的结果。

《水浒传》中,宋江和阎婆惜是官员和小三的关系。

可她的出身使之不可能成为已跻身郓城上流社会的宋江明媒正娶的妻室,甚至连妾的名分也没有。加上宋江长得挺对不起观众,不仅黑黑胖胖,又了无生活情趣,那怕再胸怀壮志、心忧江湖却因不会哄女孩子而白搭。这样一来,阎婆惜除了被宋江养活外,既得不到乐趣,又满足不了性欲,还不能有名分,因此她喜欢上年轻英俊、乖巧伶俐的张文远便是颇有几分自然的事情。

相关文章